•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言情

明·谢诏·风月梦·第01---06回

时间:2020-9-9 23:05:41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一回 浪荡子堕落烟花套 过来人演说风月梦  词曰:惯喜眠花宿柳,朝朝倚琴很红。年来迷恋绮罗丛,受尽粉头欺哄。昨夜山盟海誓,今朝各奔西东。百般恩爱总成空,风月原来是梦。右调《西江月》话说东周列国时,管仲治齐,设女闾三百以安商旅,原为富国便商而起。孰知毒流四海,历代相沿,近来竟...
  第一回 浪荡子堕落烟花套 过来人演说风月梦
  词曰:惯喜眠花宿柳,朝朝倚琴很红。年来迷恋绮罗丛,受尽粉头欺哄。昨夜山盟海誓,今朝各奔西东。百般恩爱总成空,风月原来是梦。右调《西江月》话说东周列国时,管仲治齐,设女闾三百以安商旅,原为富国便商而起。孰知毒流四海,历代相沿,近来竟至遍处有之。扬州俗尚繁华,花街柳巷、楚馆秦楼,不亚苏抗江宁。也不知有多少人因迷恋烟花,荡产倾家,损身丧命。自己不知侮过,反以“宁在牡丹花下死,从来做鬼也风流”强为解说。虽是禁令森严,亦有贤明府县,颁示禁止,无如俗语说得好:“龟通海底”。任凭官府如何严办,这些开清浑堂名的人,他们有这手段,可以将衙门内幕友、官亲、门印,外面书差,打通关键,破费些差钱使费,也不过算是纸上谈兵、虚演故事而已。但凡人家子弟到了十五六岁出了书房之时,全要仗着家中父兄管教。第一择友要紧,从来近未者赤,近墨者黑。青年子弟若能交结良朋佳友,可以从此琢磨,勤读诗书,谋干功名,显亲扬名。士农工商各自巴捷,亦可兴家创业。倘若遇见不务正的朋友,勾嫖骗赌,家里上人又溺爱他些,不大稽查;更有不知上人创业如何艰难,只顾自己挥霍,日渐日坏,必致成为下流。
  赌博的赌宇虽坏,尚是有输有赢。独有嫖之一字,为害非轻。在下曾经目睹:有那些少年子弟,仗着父兄挣有家资,他到了十五六岁时,爱穿几件时新华丽衣裳。起初无非在教场下、买卖街,三朋四友,吃吃闹茶,在跌博篮子上面跌些磁器果品顽意物件。看见天凝门水关里面出来的游湖船上面间或有人带的女妓,也有梳头的,也有男妆的,红裙绿袄,抹粉涂脂;也有唱大曲的,也有唱小曲的,笛韵幽扬,歌声袅娜,引得这些青年子弟,心痒难挠,因此大家商议雇只游船,追随于后。这还算是眼望,不过破费些船钱饮食,尚不至于大害。最怕内中偶有一人,认得这些门户,引着他们一进了门,打一两回茶围,渐渐熟识,摆酒住镶。不怕你平昔十分鄙吝,那些烟花寨里粉头,他有那些花言巧语,将你的银钱骗哄到他腰里,骗得你将家中妻子视为陌路,疑惑这些地方可以天长地久。还有可笑的事:家中父母叫儿子做件事,买件衣物,还要回说得闲没得闲,有钱没有钱,许多的推托。若是相好的粉头,放下差来,要甚衣裳首饰,纵然没有银钱,也百般的设法挪措,立刻办了送去,以博欢心。那知那些粉头,任凭你将差事应了送去,从来没有二人说过好的。若是衣服,必是说裁料颜色身分不好,花边花色不好,或是长了,或是短了;若是首饰,又说是金子颜色淡了,银子成色丑了,花样不时式,金烧的不好,翠点的不好,簪子长了短了,镯头圈口大了小了,背索子瘦了肥了,耳挖子轻了重了,正所谓:将有益银钱,填无穷之欲望。人家养的儿子,到了长大的时节,纵然不学好,不务正,做错了事件,就是父母也不忍轻易动手就打,开口就骂,任凭怎样气急了,说几句、骂几句,有那件逆儿子,还要回言回语。独有在这玩笑场中,被这些粉头动则扭着耳朵,打着、骂着、掐着、咬着,还是嘻嘻的笑着,假装卖温柔,说甚么打情骂趣,生恐言语重了,恼了这些粉头,就没有别处玩笑了。世间的人,若能将待相好粉头的心场去待父母,要衣做衣、要食供食、打着不回手、骂着不回言,可算是普天世间、第一个大孝子了。
  还有些朋友,只知终日迷恋烟花,朝朝摆酒,夜夜笙歌,家中少柴缺米全然不顾,真是外面摇断膀子,家里饿断肠子,常在花柳场中贪恋粉头,在外住宿,忘记家中妻子独宿孤眠。有那贤淑的妇人,不过自怨红颜薄命,网在心里,在人前不能说丈夫不是,因为要顾自己贤名。还有那些不明大义的妇人,因丈夫在外贪顽,等待丈夫回家,见了面,就同丈夫扛吵,百般咒骂,寻死觅活。更有那种不识羞耻的下贱妇人,他说丈夫在外玩得,他在家里也顽得,背着丈夫做下许多濮上桑间、伤风败俗的事来。被人前指后戳,说甚么卖花钱儿买花带。殊不知在这些地方初落交之时,银钱又挥霍,差事又应手,这些粉头就百般的奉承,口里说刻刻难离,也有要跟着住家,也有要从良,恨不同生共死;及至你还坐在他的房里,那边房里来了别的客人,他们亦复也是这等言语。
  还有那聪明能干的朋友,用尽无限机谋,也不知丧了多少良心,弄了银钱来舒心服意的送与这些粉头受用。他又明知这些粉头都是花言巧语,灌的米汤哄骗人的银钱,他偏说是这些粉头同天下人皆是灌的米汤,惟独与我是真心实语。若不是这样想头,人又不是痴呆,怎肯甘心将银钱与他们受用?这些地方不拘你用过多少银钱,到了你没银钱的时候,或是欠下镶钱,或是差未应手,这些粉头就翻转面皮,将乎日那些恩爱都抛在九霄云外去了。一般的冷眼相看,连那些内外场也是这般势利。莫说没有银钱被那些粉头讥笑,就是身上衣服稍为蓝楼,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去了。
  更有一种蜜脸,为了一个粉头吃醋争风,甚至打架扛吵,动刀动枪弄出祸来跪官见府。还有在这些地方得罪了官亲幕友,或是遇见官府查夜,捉拿了去,问了答杖徒流,这些粉头不拘与你何等恩爱,见你闹出事来,他不是卷卷资财,回归故里,就是另开别的马头生意去了,弄下祸来,让你一人担,他竟道遥事外。还有许多朋友,在这些地方浪费银钱还是小事,只因平日在这粉头身上不肯多用银钱,枕席间又取这粉头厌恶,惹下一身风流果子、杨梅结毒、鱼口疳疮,轻则破头烂鼻。重则因毒丧命。
  还有些公门朋友,以及把势光棍,平时在这些地方倚势欺压,吃白大花酒、住自大镶,这些粉头怕他威势,明是极力奉承,暗则含恨在心,若能接着上宪委员、幕友、官亲,告个枕头状子,送个访案,及至捉拿到官,还不知祸从何起。这正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试问贪恋烟花,有几人遇见女妓倒贴银钱?或是带些钱财跟他从良?莫说近日绝无这等便宜事情,就作万中出一,竟有个粉头带了若干金银,跟你从良,也要想想他是将父母遗体换来的银钱,如今既将遗体伴你,又用他的银钱,你自己也要看着家中也有妻子、婉妹、媳妇、女儿,若是贴人银钱,赂人睡觉,跟着别人去了,你心中怎肯干休!
  如今嫖之一宇,有这许多损处,却没有一件益处,那知还有比嫖之一宇为害更烈:目下时兴鸦片烟,在这些顽笑场中更是通行,但凡顽友到了这些地方,不论有瘾没瘾,曾吃不曾吃,总要开张烟灯喊个粉头睡下来代火。那有瘾的不必说了,那没瘾的藉着开了灯来,同这粉头说说笑笑,可以多耽搁一刻工夫。今日吃这么一口两口,明日吃这么三口四口,不消数日,瘾已成功,戒断不得。这是一世的大累,要到除死方体,岂不是害中又生出害来。在下也因幼年无知,性耽游荡,在这些烟花寨里,迷恋了三十余年,也不知见过多少粉头,与在下如胶似漆,一刻难离,也不知发多少山盟海誓,也有要从良跟我,也有跟着住家,将在下的银钱哄骗过去。也有另自从良。也有席卷资财,回归故里,亦有另开别处马头去了。从前那般恩爱到了缘尽情终之日,莫不各奔东西。因此将这顽笑场中看得冰冷,视为畏途,曾作了七言律诗一首道:迷魂阵势布平康,埋伏多般仔细防。柳帜花幡威莫敌,轻刀辣斧勇难当。频舒笑脸勾魂魄,轻启朱唇吸脑浆。陷入网罗谁打破,能征莫若不临场。
  这日闲暇无事,偶到郊外阔步,忽然想起当日烟花寨内那些粉头,与在下那般恩爱,越想越迷,信着脚步不知不觉走到一个所在,远望一座险峻高山,怪石磋峨。顺着山根,有一道万丈深潭,波涛滚滚,一望无际。由着潭边行到高山脚下,这见有一块五尺多高的石碣,立于山根。石竭上刻着六个大宇,凝神细看,是:自迷山,无底潭。但不知山上是何光景,遂扳藤附葛,步上高山。曲曲折折,行了数里,这见山顶上有许多参天古树,有两位老奥对面坐在一棵大古树根上,一位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一位是发白齿脱,面容枯稿。手里捧了一部不知甚么书籍,两人正在那里一同观看。此时在下走得腿酸足软,又不识路逞,向着二位老叟施礼,问道:“二位老丈,在下因迷失路途,望祈二位老丈指示,前面是甚所。”只见那鹤发童颜的举首一望道:“前程远大,后路难期。问你自己,何须绕舌!”在下听得言语蹊跷,复又施礼道:“敢问二位仙长,法号高寿?是何洞府?所览是何书籍?”那鹤发童颜的道:“吾乃月下老人,经历了不知多少甲子。原居上界,职掌人间婚姻,但凡世间男女,未曾配合之时,先用赤绳紧足,效而千里姻缘,全凭一线。吾因怜念下界那些愚男蠢妇,前世种有风缘,今生应当了结。或系三年五载,或系一度两度,吾一片婆心,总代他们结了线头,成全美事。不意从此酿出许多倾家丧命、伤风败俗的事来。因此上帝嗔怒,将吾谪贬在此,要待普天下人,不犯淫欲方准吾复归仙界。因在山中闲暇无事,常时同这过老儿盘桓。”那一位发自齿脱的道;“吾姓过,名时,宇来仁,乃知非府悔过县人也。年尚未登花甲,只因幼年无知,误人烟花阵里被那些粉头舌剑唇枪,软刀辣斧,杀得吾骨软精枯,发白齿脱。幸吾禄命未终,逃出迷魂圈套,看破红尘,隐居于此。昼长无聊,将向日所见之事,撰了一部书籍,名曰《风月梦》,今日携来与吾老友观看消遣,不期遇见尔来。”在下复又问道:“还要请问仙长,此书是何故事?出自何朝?敢乞再为明示。”过来仁道:“若问此书,虽曰风月,不涉淫邪。非比那些稗官野史,皆系假借汉唐宋明,但凡有个忠臣,是必有个奸臣设谋陷害,又是甚么外邦谋叛,美女和番,摆阵破阵,闹妖闹怪。还有各种艳曲淫词,不是公子偷情,就是小姐养汉,丫环勾引,私定终身,为人阻挠,不能成就,男扮女妆,女扮男妆,私自逃走。或是岳丈岳母,嫌贫爱富,逼写退婚,买盗栽脏,苦打承招,劫狱劫法场。实在到了危急之时,不是黎山老姥,就是太白金星前来搭救,直到中了状元,点了巡按,钦赐上方宝剑,报恩报怨,干部一腔。在作书者或是与人有仇,隐恨在心,欲想败坏他的家声,冀图泄恨;或是思慕那家妻女,未能如心,要卖弄自己几首淫词艳赋,做撰许多演义、传奇,南词北曲。那些书籍最易坏人心术,殊于世道大为有损。今吾此书,是吾眼见得几个人做的些真情实事,不增不删,编叙成藉。今方告成,凑巧遇见尔来,醒有凤缘。.吾将此书赠尔,带了回去,或可警迷醒世,切勿泛观。”说毕将书付与在下。那时也末及检开看视,就摆于衣袖之内,转眼之间,一阵清风,那二舆不知何处去了。赶忙望空拜谢,仍由旧路下了高山,到了潭边。那知不是先前那样荒凉,两岸皆植花柳,绿绿红红,见有许多房舍,又有许多粉头,翠袖红裙,抹粉涂脂,将在下请到房舍里面。那些粉头燕语莺声,扭扭捏捏,也有要首饰的,也有要衣服的,也有要银钱的,也有要玩物的,也有留着吃酒的,也有留着住宿的。不由得情难自禁,同着一个丽色佳人,共人罗帏,覆雨翻云,直睡到红日东升,才醒来。睁睛一望,那里有甚么房屋!有甚么美女!只见睡在荒郊,身旁睡了一个白骨骷髅。吓得在下一声大叫,惊醒来却是一场异梦。惟觉衣袖中有物,取出一看,乃是一部书籍,面上写着“风月梦”三宇,不觉诧异,揭开书来观看,见有四句写道:胡为风月梦?尽是荒唐话。或可醛痴愚,任他笑与骂。
  但不知这《风月梦》叙的些甚么人?做的些甚么事?看官们不嫌絮烦,慢慢往下看去,自有分解。

标签: 谢诏 风月梦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野叟曝言》、《桃花鼓词》(桃花庵)、《肉蒲团》、《巫山艳史》、《花月痕》、《风月鉴》、《欢喜冤家》、《风流悟》、《风月梦》、《青楼梦》、《续金瓶梅》、《海上花列传》(青楼宝鉴、海上青楼奇缘、海上花)、《桃花影》、《灯草和尚》、《春闺秘史》、《僧尼孽海》、《梧桐影》、《春染绣塌》、《痴娇丽》、《灯月缘》、《绣屏缘》、《宜春香质》、《海上尘天影》、《闹花丛》、《浪史奇观》(浪史、巧姻缘、梅梦缘)、《醉春风》、《风流和尚》、《空空幻》、《碧玉楼》、《春灯迷史》(春灯谜史)、《春又春》、《载花船》、《鱼水谐》、《绘芳录》、《云影花阴》、《风流媚》、《鸳鸯阵》、《巫山蓝桥》、《伴花眠》、《捣玉台》、《海上尘天影》、《两肉缘》、《惊梦啼》、《海陵佚史》、《枕瑶钗》、《寐春卷》、《脂浪斗春》、《玉支肌》、《引凤箫》、《麟儿报》、《幻中游》、《燕子笺》、《蝴蝶媒》(蝴蝶缘、鸳鸯梦、鸳鸯蝴蝶梦)、《凤凰池》、《花影集》、《双和欢》、《锦香亭》、《醉红情》、《人间乐》、《清风闸》、《玉楼春》、《金屋梦》、《争春园》(三剑传、剑侠奇中奇全传)、《八段锦》、《百花野史》、《醒名花》、《蜃楼志》、《寻芳雅集》、《霍小玉传》、《莺莺传》、《武宗逸史》、《春梦琐言》、《五凤吟》、《媚娘艳史》、《春柳莺》、《平山冷燕》、《玉娇梨》、《赛花铃》、《八美图》、《灯月缘》、《怡情阵》、《龙凤再生缘》、《姑妄言》、《游仙窟》、《合浦珠》、《飞花艳想》、《春染绣榻》、《品花宝鉴》、《剪灯新话》、《醋葫芦》、《隔帘花影》、《品花宝鉴》、《如意君传》、《笏山王》、《金瓶梅传奇》、《杏花天》、《玉闺红全传》、《别有香》、《一片情》、《花神三妙传》、《桃红香暖》、《汉杂事秘辛》、《牟而钗》、《双奇梦》(金云翘传)、《欢喜浪史》、《三续金瓶梅》、《金瓶梅》、《载阳堂意外缘》、《章台柳》、《痴婆子传》、《闺门秘术》、《国色天香》、《听月楼》、《断鸿零雁记》、《泪珠缘》、《红楼春梦》、《花荫露》、《戏蛾记》、《断珠蕊》、《露春红》、《海棠闹春》、《花放春》、《柳花传》、《画眉缘》、《舞春云》、《酬鸾凤》、《浪蝶偷香》、《控鹤监秘记》、《枕上晨钟》、《素女经》、《金海陵纵欲亡身》、《浓情秘史》、《欢喜缘》、《玉梨魂》、《兰闺恨》、《春透海棠》、《后庭花》、《花飞香》(林兰香)、《换夫妻》(颠倒姻缘、谐佳丽)、《美妇人》、《巫梦缘》(恋情人、迎风趣史)、《怨春香》、《赵飞燕别传和赵飞燕外传》、《娘子军》、《清宫怨》、《剪灯余话》、《觅灯因话》、《熙朝快史》、《痴人福》、《钟情丽集》、《呼春野史》(传记玉蜻蜓)、《红楼遗秘》、《金瓶梅词话》、《四巧说》、《九尾狐》、《玉佛缘》、《十尾龟》、《雪鸿泪史》、《新刻玉钏缘全传》、《昭妃艳史》、《迷春径》、《呼春稗史》(传记玉蜻蜓)、《锦帐春风》、《蜜蜂计》、《枕上春》、《白门新柳记》、《情海缘》、《清源丽史》、《绣谷春容》、《海上繁华梦》。另外,更多精彩言情小说陆续登载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明·谢诏·风月梦·风月梦·序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20 淘乐网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3013904号-4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