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教育

陕师大教授程世和怒批温儒敏:现在学生读书太少,为什么?

时间:2020-7-14 5:44:25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0   评论:0
内容摘要:  陈继儒有言“灯火纸窗修竹里,读书声”。曾经依在窗前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的况味里,有一人一书,也有一梦一浮生。敛眉抬手似是从那卷卷书里能看到万千风物,是野趣。曾几何时,承载着万千文化的语文教材变成了压榨孩子的刽子手?  一、教材改革,难...
  陈继儒有言“灯火纸窗修竹里,读书声”。曾经依在窗前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的况味里,有一人一书,也有一梦一浮生。敛眉抬手似是从那卷卷书里能看到万千风物,是野趣。曾几何时,承载着万千文化的语文教材变成了压榨孩子的刽子手?
  一、教材改革,难上加难
  近年来,随着国家教育改革大业的逐步推进,高考也成了重中之重。许多省份从自命题也逐步转向统一命题。然而新形势之下推进的高考改革,也加速推动了语文新教材的出现。
  但是令人疑惑的是,教材改革推出的新教材,不但没有删繁就简,对学生反而是难上加难。不但各种拗口难于理解和背诵的篇目加入其中,甚至考核要求也更上一层楼。
  而温儒敏曾经也这样评价过高考语文,“语文高考最后要实现让15%的人做不完!”掷地有声却令人胆寒,尽管他后来曾多次否认这句金句,但是他的原话与此句意思也并无差距。无论一样也好,不一样也罢,究其目的,是大力提高高考语文卷子的难度,力图拉开差距。
  陕西大教授程世和曾怒批温儒敏,打着提升考试难度的旗号反过来给孩子施加压力,对他有关语文教材改革的言辞,更是多处提出质疑,笔锋直指他失格之处。“语文的病症在哪里?是读书太少”。不仅对高考生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对小学生中学生也做了相对应的回答。
  作为语文教材的编制人,趁着教材改革的东风,一向秉持着语文要从小学学起理念的温儒敏,以一己之力,力排众议,将语文教材按照自己美好的构想进行重新编排,大幅度的在增加古诗文的占比,同时还要要求学生有大量的课外延伸阅读。
  他坚守提倡的部编版教材要求古诗文要比人教版多55篇,高中必背古诗文更要从14篇增加到72篇。有些教材主编们都不一定能熟记于心,那对于还处在青少年时期,背负着学习压力的孩子们,又是另一番为难。
  像李密的《陈情表》、魏征的《谏太宗十思书》、欧阳修的《五代伶官传序》、苏洵的《六国论》等篇目,文字深奥,且又不符合当今实际,却成为了中小学生必须死记硬背才有可能通过要求的科目,在课业积重的今天,又怎能不是雪上加霜呢?
  教材越改越难,在恰当的年龄却要“弯道超车”,用目前的认知水平去接触以后十年甚至二十年才能理解的东西,是揠苗助长。学生和老师站的高度始终不一样,换位思考之后方知彼之蜜糖,我之砒霜。
  二、学生负担,重上加重
  固然,“部编教材以读书为要,专治不读书”、“考试倒逼你读书”,这些金句至今仍振聋发聩。但是程世和教授抽丝剥茧,问出了更深层次的矛盾,现在的孩子为什么读书少?
  归根结底,学生的负担已经完完全全的压榨了阅读的时间。从中小学生来看,他们在校有老师管着,在家有家长拘束着,白天排的课从早上到晚,晚上甚至还有加课,回家之后作业少一些也要做到十点或者十点半。
  高中生更为可悲,前脚顶着老师家长名校的压力拼了命的做题,从六点半睁眼到晚上十二点闭眼,他们像一只不懂得疲倦的陀螺,疯狂的转动着,所求不过是赚回一点点分数。后脚接到通知要多读书,无论是抽时间挤时间,都不能忽视这件事。他们要从哪里去抠出来一点点时间给阅读呢?
  但是温儒敏把其中利害关系都归结到了网络时代的负面影响之上,王者荣耀成为了王者“农药”,拖着孩子走向虚拟的深渊;抖音快手之流层出不穷,眼花缭乱的视频总是在诱惑孩子们读书的心。他们只知玩乐,不知读书。
  固然有许多孩子和网络是处在零距离的地位上,但是大多数人始终对网络保持着相当的距离。程世和教授对此观点也提出了相反的看法,孩子读书太少根本不能完全归咎于孩子自身的过错,他们甚至教育主管部门仍然也要付一部分责任。
  每次嚷嚷着“减负”最积极,但是孩子身上背着的沉重包裹可有卸下去半分?他们时常疲倦的神情说明了一切,是没有的。明明是做着减法,不知道谁人划上一竖,数量不减反增了。
  所谓经典的回归,传统文化的拾起,都要从教材中潜移默化地体现出来,可是细细品读是需要时间的,现在时间已经成为了他们最迫切最渴望的东西。真正的减负,真正的让他们多读书,不是要加大教材的难度与厚度,而是要“精简删改”,剔除掉过多的不必要的课程,切切实实的把减轻的负担落到实处。
  要想马跑得快,又想马儿不吃草,这种美好的幻想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在中高考竞争愈演愈烈的形势下,孩子们毫无喘息时间,所谓的“倒逼孩子读书”,除了徒增负担之外并无益处。
  三、“救救孩子!”
  在那个黑暗的不见光亮的时代,鲁迅先生曾声嘶力竭的呐喊着,“救救孩子!”确实,因为对读书的迫切要求我们给欢快前行的孩子锁上了镣铐,似乎阅读量上不断上涨的数字就真的能作为语文素养提高的衡量标杆。但是事实不尽如此,那么他们是否也应该高抬贵手放孩子一个喘息的空间?
  无论是“倒逼孩子读书”也好,抓住一切机会让孩子提升阅读量也罢,终究是前路漫漫,需细火慢炖,而非一昧追求短期见成效。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方为大美,陡然之间将背诵篇目拔高到另一个层次,叫苦不迭的不仅仅是孩子,甚至还有老师家长。
  不可否认,读书是教育大业的重中之重,但是社会并不要求是培养一个只会读书的“读书人”,给予他们自由的空间,让他们如野草一般能够自由生长,成为我们所期盼的模样,社会所需要的那样,这才是一切的根本。
  李商隐的《北青萝》有句,“独敲初夜磐,闲倚一枝藤。”在最合适的光阴做最合适的事,勿拔苗助长,适当减负,方为人生一美。

标签:温儒敏 程世和 教材改革 高考语文 语文教材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20 淘乐网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3013904号-4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