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

黑老大乔四最终结局惊人,行刑现场发生这事!

时间:2014-11-20 0:16:58   作者:淘乐网   来源:LiShiQuWen   阅读:11029   评论:0
内容摘要:  导读:乔四,原名宋永佳,朝鲜族,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1980年代末哈尔滨乃至黑龙江势力最庞大的黑社会首领之一。1991年被处决。  80年代当时在哈尔滨横行一时的除了乔四以外,还有两个人,一个叫郝瘸子,另一个叫小克。  三股黑社会,乔四一帮,小克一帮,小克本名王伟范,再就...

  导读:乔四,原名宋永佳,朝鲜族,中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1980年代末哈尔滨乃至黑龙江势力最庞大的黑社会首领之一。1991年被处决。
  80年代当时在哈尔滨横行一时的除了乔四以外,还有两个人,一个叫郝瘸子,另一个叫小克。
  三股黑社会,乔四一帮,小克一帮,小克本名王伟范,再就是郝瘸子一帮。他们是哈尔滨最猖狂的三股黑帮。平时彼此客客气气,相安无事,但迟早会火拼的。当时政府有个地上市长,黑道就有一个“地下市长”,“地下市长”就是乔四。这人家里挺穷的,他父亲是我们家乡的一个司机,莫名其妙从车上掉下来死了,他哥哥在监狱看守所病死了。家里三四个都是横死的。他老四,本来也很困难,但当年哈尔滨搞大规模城市改造,拆迁就要遇到“钉子户”。地方政府就依靠警察去解决问题,但警察能把人怎么样?这是商业纠纷,双方条件谈不拢,一个漫天开价,一个坐地还钱,都不让步,僵持不下,警察去也没办法,劝大家别打架,有事好商量,警察顶多也就说到这,解决不了问题。

黑老大乔四最终结局惊人,行刑现场发生这事!

  年轻时候的乔四
  郝瘸子从小因患小儿麻痹致残,一岁时父母离异,在缺少爱的环境里铸就了他一副冷酷的心。他对人生、对社会有的只是恨。他说"别看我瘸,我要在社会上立根棍儿(即出人头地)。"在学校时,稍不随意他就挥拐打人,别人的一分钱他也要抢。从1980年起,先后就因流氓、赌博、斗殴、盗窃被拘留六次、判刑一次(三年),还因赌博被罚款2000元,因嫖宿被罚款5000元。在道里区谁要触犯了他,他就断喝一声"我是道里双拐",随即指使其走卒刀枪相见。1987年11月,郝瘸子从苏州往哈尔滨市批发鱼,在苏州居住期间与同去的一人发生争吵。为报复此人,他纠集了20余名同伙,分乘三辆出租车,手持大刀、铁棍、螺丝刀等凶器,到各处寻找这个人。当发现此人跑进一饭店后,他就指挥同伙冲进饭店大打出手。店主闻讯出来劝阻,竟被砍伤左臂。随后,他们将此人绑架到一大坝旁,不顾天寒地冻,扒掉他的衣服,用树条劈劈啪啪一顿抽打,直打到这个人钻进车底下再三求饶,郝瘸子与其同伙才扬长而去。
  暴富之后的乔四迅速拓展其势力,霸占了大量的夜总会、酒店、舞厅,同时击败了哈尔滨市内的黑社会对手郝瘸子、杨馒头、小克等人,成为哈尔滨的“黑社会领袖”。乔四还以钱色收买黑龙江省内的许多政府官员,成为不少高官的座上客,从而得以庇护其黑道活动。被冠予“企业家”称号的乔四还被任命为龙华建筑公司的副总经理。小克和郝瘸子也均有合法身份作掩护,一个是公司经理,一个是酒店老板,但他们得以发家和积累财富的主要手段是赌博。在赌博中,小克最高一次抽头就达9万元。他们赌博,常常一次输赢就是十几万、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元。
  小克潜力最大,但乔四目标最大
  吕文举:政府首要打击目标就是乔四。但实际上政府不搞乔四,我认为照这种格局走,乔四还是会输给小克的,乔四不是小克的对手。当时我认为不出半年,他们就会有一场大规模的火拼。
  结果等不到他们火拼,政府先出手了。乔四玩完了,小克也被枪毙了。两败俱伤。
  乔四等人不仅手段残暴,生活也可以说是花天酒地,荒淫无耻。他们有的建有占地4000平方米的豪华乡间别墅,有的拥有高级轿车和现代化通讯工具。在酒席上点一首歌,乔四随手即可甩出2000元酬金;去酒店吃饭,要占最好的单间;到高级宾馆住房,要包最高级的房间,即使已住了客人,也得给他马上搬走……"乔四"等人也明白,要想不出事只靠打打杀杀是不行的,必须要找到靠山。于是他们利用金钱和美女将干部队伍中的一些意志薄弱者拉下了水,其中包括个别公安司法机关的干警。他们被拉下水后,置党纪、政纪和法律于不顾,有的为其巧取豪夺大开绿灯,有的为其出谋划策充当"军师",更有甚者,在他们犯罪被抓获后,竟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开脱。这些人成了他们进行犯罪活动的保护伞。
  据有关部门调查,在这些"保护伞"有关案件中触犯刑律、构成犯罪的有九起,涉及到省人民银行、省委办公厅、哈尔滨市车辆厂、省供销社、哈尔滨市汽车公司及其他部门的一些干部。乔四自认为是几个团伙中的"老大",是所谓"上海滩的许文强"。
  有一次他和公安局的人半开玩笑说:"你们要抓哈尔滨的混混吗?交给我乔四好了,保险无一漏网。"乔四当初在哈尔滨号称“夜夜作新郎”,当时在哈尔滨可谓横行一时。他最开始包建筑工程,发了家,同时养了一批打手专门替他收保护费。当时很多拆迁工程项目都必须经他的手往出包,第一,他和政府部分官员关系很密切。第二,没有人敢和他抢生意。他还收取保护费,没有人敢不交。被他糟蹋的良家妇女可以说不计其数。加上****,交际花,所以他号称“夜夜作新郎”。
  乔四爷最经典的风云事迹有两件,一次他的一个仇人被他遇到被打的在地上爬口口声声说:四哥我错了我错了。乔四爷说:'四哥,是你叫的吗!你得叫四爷!'
  另一件就是“桥四缘何被查?”最流行的版本是:一位高层领导到哈尔滨视察,前面有警车鸣着警笛开道,所有的车都避让。却见一辆奔驰车超了过去,领导不悦,但只是问了句:“谁的车?”随行人员答:“桥四的车”。领导人回去后,桥四随后被抓。
  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告诉《望东方周刊》:“没影的事,桥四之所以被查,是因为公安局一位领导将社会治安情况上报给当时的市领导张德邻,张德邻将情况汇报给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孙维本,于是宋永佳、郝伟涛、王伟范等几个犯罪集团覆灭。”
  20年前,哈尔滨人把流氓打手称为“刀枪炮”。这些流氓打手习惯的方式是,把枪管锯掉一半,枪托卸掉,长枪变短枪。多穿大衣,枪就挂在大衣里面,上来就开枪。提起哈尔滨的“刀枪炮”很多人会脱口而出“桥四”。

黑老大乔四最终结局惊人,行刑现场发生这事!

  曾经在东北不可一世的乔四爷
  桥四,被人误作“乔四”,原名宋永佳。他的原名鲜有人提起,“桥四”的诨号却曾震惊黑白两道。
  曾勇擒桥四的退休警官彭兰江告诉《望东方周刊》:1983年以前,“桥四”还只是一个泥瓦匠,在哈尔滨市道里区维修队干着临时工的工作。这期间几进几出,被处理过多次,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地赖子(东北方言,意即小混混),他家住在道里区安道街一座跨铁路的大桥旁,在家中又排行老四,每每打架如遇人问,他便回答:我是“大桥老四”。人遂称“桥四”。
  勇敢的老太太被吓呆了
  一次冒险,换来了无坚不摧的力量。
  1983年,哈尔滨的城市基本建设铺天盖地的蔓延,为了盖起新房子,到处都在拆掉老房子。一次,“桥四”闲逛到一处俄式建筑的拆迁工地,看到很多人在抵抗拆迁,工程队几百号人耗在那里,工头急得团团转。
  一位和“桥四”熟悉的民警与动迁户发生口角,险些遭到围攻和殴打。桥四看了半天,忽然大骂一声,冲进人群,挥舞着大镐将玻璃窗砸碎。动迁户家里的老太太手持菜刀闯出来,“桥四”一个箭步冲上去,夺刀在手,当着围观的数百名群众和动迁户,砍去自己一节手指,大骂“操你们祖宗,不让拆试试,不要命的冲我来!”
  他挥动大镐刨坏了窗玻璃,扒倒了房门,这位勇敢的老太太立刻被桥四的举动吓呆了。
  房子被拆倒了,工程队长拍着“桥四”肩头说:“兄弟,以后这活儿有你干的。”
  桥四处理拆迁钉子户的手法“简单粗暴”却“干脆利落”。他网罗了一帮“社会人”,几乎都是判过刑的,组成道里区强迁大队,专搞拆迁。政府推进不了的,桥四可以采取暴力手段,“谁家不拆就给我砸。”有时甚至拿着猎枪逼人搬迁,碰到“硬账主”不肯搬迁,还真给打残疾了。
  有时也软硬兼施,先砸后偷着给钱。这样的拆迁方式得到一些领导的支持,实际上是默许抑或纵容,使得桥四经手的拆迁十分顺利。当时,道里区主要领导在会上说,我们要的就是像桥四这样的开拓型的企业家。
  桥四在拆迁业中声名鹊起,强迁大队也改头换面成为龙华公司一工区,承揽大量拆迁工程,获利丰厚。
  当大多数人的工资还按照10元计算的时候,桥四赚的钱便以万计。1988年“桥四”依靠关系和暴力威胁,以8万元承包道里区菜市场的拆迁工程,转手以18.5万倒卖给别人,顷刻之间获利10.5万。在北环路拆迁工程中,桥四贿赂有关人员,拆迁工程款决算时一下子就多算出63万元。

黑老大乔四最终结局惊人,行刑现场发生这事!

  乔四手下的几大干将之一
  昔日的街头混混有了钱,便改头换面。“桥四”已经成为哈尔滨市龙华建筑工程公司副经理、龙华一工区主任。
  落马湖拆迁大血拼
  依靠暴力和金钱开路,至案发前“桥四”终于坐上哈尔滨拆迁业的第一把交椅。
  1986年8月,“桥四”因为与永利和永兴拆迁队争夺南岗区新发小区拆迁工程,在拆迁工地用啤酒瓶将与之竞争的两个拆迁队长打伤,他告诉浑身是伤的竞争对手说:“这活是四爷的,谁也不许干。”
  又将受伤的斯锦绣弄到办公室,当时斯锦绣已中数刀,浑身冒血,头顶伤口流血,不能站立。身边杀手告诉桥四:“别死在这里啊。”
  桥四夺刀在手,把刀插在斯肋部,迫使斯锦绣咬牙站立。桥四断喝一声:“跪下”。斯锦绣跪得笔直。桥四开始训斥:“哈尔滨的拆迁活你他妈也想干?你长几个脑袋?服不?”斯锦绣被彻底征服,将拆迁队归桥四。
  落马湖,是旧社会人们对东大直街以南,哈尔滨工程学院以东的原新发屯、鼎新屯、三姓街、燎原街一带的称呼。这里是居住着70万户的棚户区。1990年6月末,位于南岗区腹地、马家沟两岸的哈尔滨肉类加工厂在落马湖一带的拆迁工程发包,承揽拆迁工程的是香坊区拆迁队刘长勇,绰号刘三。
  桥四听说刘长勇承包这一工程,便欲插手。刘长勇得知桥四欲插手这项拆迁工程,一场恶斗便在眼前,便通过图二出资12000元雇佣了横行动力区的职业杀手“洋馒头”和杀手王树槐、刘国庆等人到工地“看场子”。
  洋馒头本名杨德光,自幼因打架动辄拿刀玩命而出名,别人不知其姓名,因为他一口南方口音,大家叫他“洋蛮子”。后取谐音称他为“洋馒头”。
  桥四如约而至,到肉联厂基建办扬言“这活我来干”,说完扬长而去。桥四通过中间人图二将“洋馒头”约至金星宾馆吃饭。桥四问“洋馒头”:“刘三给你几万。”洋馒头答:“一万。”桥四说:“我出价五万,要买刘三的脑袋,你去摘来!”
  洋馒头一笑说:“你跟刘三的事,你出两万,我就不管了。”桥四遂出一万,洋馒头不插手他和刘三之间的争夺。
  桥四派出有“第一杀手”之称的李正光带领众人,在拆迁工地挥动大镐铁锹与刘三的人马打得昏天暗地,头破血流。失去洋馒头保护的刘三被捉到桥四办公室,刘三被打得死去活来,最后,以全队拆迁人马归顺桥四结束。
  “第一杀手”李正光
  桥四的江湖地位日趋显赫。
  乔四团伙中的小混混
  1988年,财源滚滚的桥四在松花江北岸修建一处欧式风格的别墅,据说花费383万元,这座建有舞厅、浴室、高级客房的别墅在当时看来已经极尽奢华。一些刑满释放的人员,接踵而至。桥四则慷慨收留,在这里桥四曾出资16000元为一个服刑13年回来的释放人员举办隆重的婚礼。
  桥四身边聚拢着这些有过前科的人,其中不乏像李正光这样在黑道上被称为“第一杀手”的人物。李正光是朝鲜族,1米68的个头,打架凶猛异常,怀中常揣着一把锯短枪柄的猎枪。“重义气”是圈内人给他的评价,让圈内人津津乐道的是:一个级别很低的手下小弟,失势后被一伙“刀枪炮”捉走。
  李正光单刀赴会,连平日放在怀中的猎枪也没带,他激将对方说,你们要砍我兄弟,我替他,我自己把手剁下来。在手起刀落的一刹那,被对方拦住,手下小弟逃过此劫。从此李正光“讲义气”的事便传开了。
  每次恶斗李正光必先砍出第一刀,打出第一枪,冲在最前面。他是纯粹的职业杀手,动作麻利,弹无虚发,刀刀致命。他不苟言笑,紧绷着脸,目光阴冷,号称“第一杀手”。
  桥四作案多起,都难离李正光的影子。
  在桥四威胁恫吓钉子户发迹的几年间,李正光功不可没。1990年后李正光潜逃,1999年李正光在北京重出江湖,纠集黑龙江籍刑满释放、解除劳教及社会闲散人员重操旧业,通过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严重刑事犯罪控制北京市朝阳区部分餐馆和娱乐业场所,3年间作案13起,并致6人死亡,伤数人。
  2002年,李正光被枪决。
  “我就是哈尔滨的黄金荣”
  兜里有钱,手中有枪。昔日的“大桥老四”也变成了“桥四哥”、“桥四爷”。桥四曾自诩说:“我就是哈尔滨的黄金荣,我就是上海滩的许文强!”桥四每到一个舞厅,要讲究舞曲3换;到餐厅,最好的单间,即便其他客人吃到一半也必须让出位置。
  到饭店,最好的房间必须让给他,洗桑拿,别人必须赶快离开。
  1989年10月,桥四与姚一飞、张忠文等人在中央大街上的马迭尔舞厅跳舞。市民张鑫和怀孕八个月的妻子魏欣环听说是桥四到来,出于好奇,便多看了桥四一眼。

黑老大乔四最终结局惊人,行刑现场发生这事!

  乔四团伙当街打人
  桥四大为不满,认为是对自己的不尊重,在休息室对张魏夫妇二人大打出手,张被飞过来的痰盂将左眉骨砍伤,桥四一拳将怀孕八个月的魏欣环的门牙打掉两颗,姚上前踢打魏的肚子,险致其流产。
  “桥四爷来了,都给我滚。”桥四到道里区德丰源浴池洗澡,栗玉强将洗澡的人全部赶走,让桥四单独享用整个浴池。桥四在银座酒家将崔树千(音)打伤,还强迫他立下字据:“以后不许踏进银座酒家半步,否则格杀勿论。”
  霸道的桥四亦有江湖一面,每个舞厅或者歌厅开业,桥四都会去捧场,甩出几百乃至数千大钞扬长而去。在歌厅,桥四曾点一首歌付1000元,高兴时也会“今天饮料费我全包了”。
  天天进酒吧成为桥四的荣耀。
  天天做新郎则是桥四生活方式的另一种读解。根据桥四的审讯笔录,桥四交代与之有过关系的女性有15人,其中有个体户、售货员、时装模特、演员等。桥四带某局服务公司的张某出入舞厅,每次都让她穿着警服。
  而起诉书中则描述:宋永佳道德败坏,以玩弄女性为目的,于1988年至1990年6月,先后在道里区安丰街一工区办公室、新开街7号、道里友谊路131号一工区办公室等地,以物资引诱等手段将六名妇女奸淫。
  哈尔滨的刀枪炮
  那个时代,哈尔滨社会上有头有脸的黑道人物,除了桥四之外,有郝瘸子(郝伟涛)、小克(王伟范)、小飞(陈建滨)、洋馒头(杨德光)。小克和郝瘸子是俗称的“蓝码”(参与较大规模赌局的赌徒),靠赌博起家。
  他们都有总经理的头衔,小克是(香港)侨茵计算机外围设备有限公司副经理,郝伟涛是银都舞厅经理,小克是倒腾旧服装发家。在赌博中,小克最高一次抽头就达9万元。他们赌博,常常一次输赢就是十几万、几十万。
  他们之间为了争强斗狠和利益,动辄互相绑架,挑脚筋,甚至用猎枪互射。为了一次争强斗狠的械斗,竟然调动7支猎枪,砍刀几十把。桥四的得力干将李正光与小飞斗殴结怨,先是李正光带人将小飞绑架至荒野,用猎枪击碎其右脚踝,又用片刀砍断他的左脚筋。
  小飞后寻仇,伙同张晓波将李正光的同伙袁新兰开枪打死。案发地距离公安局刑警队仅百步之遥。
  黑道是个可怕的江湖,强凌弱成为内部运行法则。这几股势力先后作案130多起,61起是在公共场所或者繁华街头,先后致81人伤,1人死亡。致残5人,轻伤76人。其中19人属于流氓团伙成员。
  1990年3月,郝瘸子同伙公然报复张晓东,他们在大街上用小口径手枪、猎枪射杀对手,致张晓东重伤。民警赶到鸣枪制止,郝瘸子一伙朝警察射击。公安机关通缉郝海涛,在道里公安局一位副局长的操作下,郝海涛被取保候审,依然招摇过市,甚至雇用公安人员为他承包的银都舞厅把门。
  公安分局的“特情耳目”
  翻开桥四电话号码本的第一页,第一个名字就是原黑龙江省公安厅厅长孙永才。一个细节是,桥四去给公安厅长送茅台,走到楼梯口摔了一跤,打碎一瓶,急忙出去又买了一瓶填补上。
  桥四可以和公安厅长吃吃喝喝,便日渐猖狂,桥四身涉一起案件,检察官带走他询问,他猖狂地要把检察官从窗户扔到楼下。最后桥四被道里公安分局以“特情耳目”的名义保出。
  桥四和公安系统的关系良好。市公安局某业务处春节会餐,桥四送去一头肥猪,遂成酒桌上的座上宾,新办公楼盖好了又送去几十套桌椅,公安分局开奖励会,桥四赞助五千元,派出所没有通讯设备,桥四一次送去五个传呼机,就连吉普车也做了赠品支援了当地派出所,至于为干警串换房屋,向有关部门申请房屋的事也屡见不鲜。
  桥四供述称:“为巴结道里公安分局副局长梁伟,馈赠给其爱人价值400元的连衣裙两套,价值400元水晶石眼镜一副,40元的变色眼镜一副。”
  当时新华社的报道称:目前,仅查清与这些犯罪分子有牵连的干部达97名,其中处级干部20人,科级干部30人,黑龙江省人民银行货币发行处处长马志云得了宋永佳1万元,省委办公厅基建处副处长杨俊恒受贿近4000元,哈尔滨市道里公安分局副局长梁某多次帮助罪犯逃避打击,得到郝伟涛贿赂物品价值3600多元。
  “社会治安调查组”的尚方宝剑
  桥四缘何被查?
  最流行的版本是:一位高层领导到哈尔滨视察,前面有警车鸣着警笛开道,所有的车都避让。却见一辆奔驰车超了过去,领导不悦,但只是问了句:“谁的车?”随行人员答:“桥四的车”。领导人回去后,桥四随后被抓。
  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告诉《望东方周刊》:“没影的事,桥四之所以被查,是因为公安局一位领导将社会治安情况上报给当时的市领导张德邻,张德邻将情况汇报给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孙维本,于是宋永佳、郝伟涛、王伟范等几个犯罪集团覆灭。”
  6月份,由退休老公安组成的“社会治安调查组”对几个黑社会团伙进行调查。“彭兰江他们得到尚方宝剑,有事直接和市委书记汇报,甚至绕过上级分管副局长。”黑龙江省公安厅督查队队长陈春山告诉本刊记者。
  桥四等凭借多年和公安局形成的关系,得知他们被公安局秘密调查。威胁与诱惑加变本加厉。他们打电话给时任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王松岩:“只要你不抓人,你要什么给什么。”给时任公安局副局长的张潮打电话:“七天之内要你脑袋。”
  他们都有总经理的头衔,小克是(香港)侨茵计算机外围设备有限公司副经理,郝伟涛是银都舞厅经理,小克是倒腾旧服装发家。在赌博中,小克最高一次抽头就达9万元。他们赌博,常常一次输赢就是十几万、几十万。
  他们之间为了争强斗狠和利益,动辄互相绑架,挑脚筋,甚至用猎枪互射。为了一次争强斗狠的械斗,竟然调动7支猎枪,砍刀几十把。桥四的得力干将李正光与小飞斗殴结怨,先是李正光带人将小飞绑架至荒野,用猎枪击碎其右脚踝,又用片刀砍断他的左脚筋。
  小飞后寻仇,伙同张晓波将李正光的同伙袁新兰开枪打死。案发地距离公安局刑警队仅百步之遥。
  黑道是个可怕的江湖,强凌弱成为内部运行法则。这几股势力先后作案130多起,61起是在公共场所或者繁华街头,先后致81人伤,1人死亡。致残5人,轻伤76人。其中19人属于流氓团伙成员。
  1990年3月,郝瘸子同伙公然报复张晓东,他们在大街上用小口径手枪、猎枪射杀对手,致张晓东重伤。民警赶到鸣枪制止,郝瘸子一伙朝警察射击。公安机关通缉郝海涛,在道里公安局一位副局长的操作下,郝海涛被取保候审,依然招摇过市,甚至雇用公安人员为他承包的银都舞厅把门。
  公安分局的“特情耳目”
  翻开桥四电话号码本的第一页,第一个名字就是原黑龙江省公安厅厅长孙永才。一个细节是,桥四去给公安厅长送茅台,走到楼梯口摔了一跤,打碎一瓶,急忙出去又买了一瓶填补上。
  桥四可以和公安厅长吃吃喝喝,便日渐猖狂,桥四身涉一起案件,检察官带走他询问,他猖狂地要把检察官从窗户扔到楼下。最后桥四被道里公安分局以“特情耳目”的名义保出。
  桥四和公安系统的关系良好。市公安局某业务处春节会餐,桥四送去一头肥猪,遂成酒桌上的座上宾,新办公楼盖好了又送去几十套桌椅,公安分局开奖励会,桥四赞助五千元,派出所没有通讯设备,桥四一次送去五个传呼机,就连吉普车也做了赠品支援了当地派出所,至于为干警串换房屋,向有关部门申请房屋的事也屡见不鲜。
  桥四供述称:“为巴结道里公安分局副局长梁伟,馈赠给其爱人价值400元的连衣裙两套,价值400元水晶石眼镜一副,40元的变色眼镜一副。”
  当时新华社的报道称:目前,仅查清与这些犯罪分子有牵连的干部达97名,其中处级干部20人,科级干部30人,黑龙江省人民银行货币发行处处长马志云得了宋永佳1万元,省委办公厅基建处副处长杨俊恒受贿近4000元,哈尔滨市道里公安分局副局长梁某多次帮助罪犯逃避打击,得到郝伟涛贿赂物品价值3600多元。
  “社会治安调查组”的尚方宝剑
  桥四缘何被查?
  最流行的版本是:一位高层领导到哈尔滨视察,前面有警车鸣着警笛开道,所有的车都避让。却见一辆奔驰车超了过去,领导不悦,但只是问了句:“谁的车?”随行人员答:“桥四的车”。领导人回去后,桥四随后被抓。
  一位熟知内情的人告诉《望东方周刊》:“没影的事,桥四之所以被查,是因为公安局一位领导将社会治安情况上报给当时的市领导张德邻,张德邻将情况汇报给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孙维本,于是宋永佳、郝伟涛、王伟范等几个犯罪集团覆灭。”
  6月份,由退休老公安组成的“社会治安调查组”对几个黑社会团伙进行调查。“彭兰江他们得到尚方宝剑,有事直接和市委书记汇报,甚至绕过上级分管副局长。”黑龙江省公安厅督查队队长陈春山告诉本刊记者。
  桥四等凭借多年和公安局形成的关系,得知他们被公安局秘密调查。威胁与诱惑加变本加厉。他们打电话给时任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王松岩:“只要你不抓人,你要什么给什么。”给时任公安局副局长的张潮打电话:“七天之内要你脑袋。”
  给调查组长彭兰江:“小心让你家破人亡。”甚至砸了市领导家的玻璃。
  1990年8月9日上午,时任黑龙江省委书记的孙维本指示:“事不宜迟,要迅速行动。”“一网打尽,以防后患。”
  8月10日,秘密调集来的武警与警察展开秘密行动,当晚抓获宋永佳、郝伟涛和王伟范等19人。
  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瑞环,在黑龙江视察工作,听取时任省委书记孙维本汇报黑龙江省的社会治安情况后,当即指出:“要保持严打斗争的好势头、年年打、月月打、天天打,不让他站住脚跟,结帮成伙。
  现在一些地方的犯罪集团有了汽车、摩托车、报话机、还有联络信号。危害极大,必须坚决打掉,国民党被打垮了,日本侵略者被打跑了,东北土匪消灭了,这些团伙有啥了不起的,露头一个打一个。”
  8.10后,这几个黑社会团伙的人作鸟兽散,负案在逃者达48人。本着从重从快的原则,法院将先到案者的47人进行审判,其中死刑14人,死缓1人,无期徒刑1人,10年以上有期徒刑14人。
  判决书中桥四被认定:参与14起流氓犯罪,其组织策划,指挥纠集多人持械绑架伤害他人四起,动手伤害、殴打12人,致7人轻伤,指使同伙致伤2人系流氓共同犯罪之主犯。
  且犯有贪污、赌博罪,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审维持了原判。1991年6月9日,桥四等14名犯罪分子在距离哈尔滨18公里的陈家岗刑场执行枪决。那一年他43岁。
  乔四死后黑龙江又出现了一批人.但是我认为跟乔四都没法比。乔四在整个东北乃至中国掀起一阵大风真可胃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最后乔四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死刑的地点是在个荒山的上,四面围满了武警。

黑老大乔四最终结局惊人,行刑现场发生这事!

  枪毙死刑犯
  传闻乔四爷在行刑时连毙七枪才倒!
  行刑的当天,哈尔滨市民大奔丧,人人黑西服,胸前白花,几百辆车排成长龙在警察眼皮底下游街,警察也无可耐何。
  1991年6月9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大会”,判处了乔四死刑,立即执行。乔四在一个荒山处被枪决,死前最后一句话是“我这辈子,够了。”


标签:黑龙江省 哈尔滨市 朝鲜族 黑社会 看守所 
  大量小伙伴们还没有养成阅读后分享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分享,以示鼓励!您的阅览读使我们的劳动成果得以实现,您的分享是我们持续更新的不竭动力。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7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