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传记

红朝史记·下

时间:2019-7-14 6:03:29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2722   评论:0
内容摘要:  三十七年四月,共党会商陈官庄,太祖纳粟裕建言,华野主力暂不渡江,留中原待机。徙陈毅公至中原局,辅刘邓。  解放战争二年,太祖匠心独运,布局中原,兼顾东北,歼国军百万。  三十八年夏,太祖军日盛,增至二百四十万,武帝军日蹙,降至三百二十万。东北战场,抗战结束,国军赖美夷之力,速...
  三十七年四月,共党会商陈官庄,太祖纳粟裕建言,华野主力暂不渡江,留中原待机。徙陈毅公至中原局,辅刘邓。
  解放战争二年,太祖匠心独运,布局中原,兼顾东北,歼国军百万。
  三十八年夏,太祖军日盛,增至二百四十万,武帝军日蹙,降至三百二十万。东北战场,抗战结束,国军赖美夷之力,速增兵东北至数十万,太祖未雨绸缪,早遣林彪统军前往。林彪至东北,受降倭日,撤灭伪满,进乡村,搞土改,亡民大悦,归心似箭。俟国共内战起,林彪率军三下汉南四保临江,以南拉北打,南打北拉之计,挫国军南攻北守、先南后北之策。迫国军取守势,龟缩长春、沈阳、锦州要塞。
  当是时,太祖随共党中央至西柏坡,居僻壤而知天下,处偏隅而御宇内,良将千员,虎贲数百万,以天纵英才,创汉高明祖之伟业,与日月争辉,与天地比齐。数百年,风流人物,舍太祖其谁?
  时局突变,乾坤翻转。太祖明察,断曰:“大决战至矣,当因时导变,再造中华。”
  九月,太祖令林彪、罗荣桓发起辽沈战役,亲定作战方略,攻占锦州,关门打狗。十月,克锦州,俘范汉杰、廖耀湘,降长春。
  九月,太祖令林彪、罗荣桓发起辽沈战役,亲定作战方略,攻占锦州,关门打狗。十月,克锦州,俘范汉杰、廖耀湘,降长春,十一月,克沈阳、营口。歼国军四十七万。至此,东北全境隶共党,两军消长利共党矣。
  辽沈战役发起之际,太祖令粟裕率华东野战军击济南,仅十余日,克济南,降吴化文,歼国军十余万。粟裕欲借济南战役之胜威,击淮阴、淮安及海州、连云港,遂上书太祖,太祖令加击黄伯韬,整合中原野战军成淮海决战之势。
  十一月,克宿县,歼灭黄伯韬,十二月,虏黄维,翌年一月,虏杜聿明。淮海一役,歼国军五十五万,共军南抵长江,迫南京、上海。
  辽沈战役完毕,决战平津之势成,当是时,淮海战役正酣,平津傅作义徘徊南下西进间,战机稍纵即逝。太祖令林彪急入关,合华北聂荣臻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围国军张家口、新保安、北平、天津、塘沽等地。定计“隔而不围”、“围而不打”,欲降傅作义,保北平。后月余,克新保安、张家口和天津,一月降傅作义。
  三大战役,国共战略决战,太祖军破武帝军主力,其势之猛,其战之速,其机之妙,皆炳彪战史。太祖之神策兵机,前无古人,虽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元璋康熙,不能过矣,至若法夷之拿破仑、苏狄之斯大林,美夷之艾森豪威尔,又何足道哉!
  乾坤振荡,太祖鼓之;大厦将倾,武帝处之。一月,太祖元旦献辞“将革命进行到底”,武帝发文告,欲和太祖。太祖从苏狄婉意,许以和谈。四月,国共和谈北平举行,往来未绝,太祖、朱德公令向全国进军,二野三野师百万渡长江,即克铜陵、芜湖、常州、苏州、无锡、镇江、南京,五月克杭州、上海,四野克武汉三镇。渡江一役歼国军四十万,共军进占苏、浙、赣、皖、闽、鄂,国军土崩瓦解矣。
  初,共党七届二中全会在西柏坡召开,定共党入城之策,太祖作《论人民民主专政报告》,述共党治国方略。太祖警示:取天下,乃万里长征首步,全党务必谦虚谨慎、艰苦奋斗、戒骄戒躁、戒糖衣炮弹,戒贪图享乐。同月太祖摆驾进京,以李自成存亡事自勉,至九月,举国精英云集北京,《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太祖致开慕辞,谕“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政协议开国事,决《共同纲领》,定国号曰中华人民共和国,定国体曰人民民主专政,定内外政策,宣言主权在民,定国旗、国徽、代国歌,都北京。
  红朝元年十月一日,黄纪四千六百四十七年,太祖率众文武百官登临天安门,谕天下,“同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已于本日成立了!”拜周文正公政务院总理,朱德公中国人民放军总司令,沈钧儒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罗荣桓最高人民检察署检察长,太祖自任军事委员会主席。
  世祖章皇帝本纪
  世祖章皇帝,邓姓,讳上先下圣,又讳上希下贤。益州广安郡人氏。父文明公,母淡氏夫人。其潜邸依山而傍水,风景殊秀。有善望气者见之,大奇,曰:“其后世子孙必出大富贵者也。”其门前有山,形若笔架,及帝操国柄,其乡人又言:“山形乃徵帝运势之三起三落也。”或曰帝降时,青气聚数十里,远近皆见。又曰淡氏夫人梦黄龙袭北斗而成孕。此间种种,诚野老言,谨记之。世祖耶诞为西元一千九百零四年七月十二日,暨前清光绪三十年庚午月丁未日。
  帝早慧,五龄发蒙于学馆,所览经传皆过目成诵,里人皆奇之,目为神童。民朝八年,帝年十六,游学于西夷法兰西。当其世时,满清覆亡,民国始肇。然前朝太祖暗弱,乾纲难断,诸悍将遂拥兵自重,烽火遍于神州,致国势陵夷更甚于前清。时世人皆以华夏之陆沉,惟无科学民主也,故游学之风大盛,翼求西夷富强之术以解民之倒悬。周文正公、陈武懿公、聂武烈公等亦前后于帝赴法兰西。
  初,帝之西夷王庭巴黎,得谒周文正公。公见之而称异,爱其才;帝亦服膺公之学说。遂为莫逆,终其一生未尝易也。时陈公仲甫会李公守常于京师,大倡西夷德意志之马克思氏所创共产道学,以为救国之良策,士人多有从之者,太祖武皇帝于湘中亦倡之。周文正公乃招居夷地之诸生讲学,帝位亦其中,遂终生奉共产之学为圭臬。后帝返国以图大计,值仲甫于沪上招诸共产教徒共商大事,遂于民朝九年七月成立共产之党,奉马克思氏为教主,仲甫自任教首,太祖等皆襄理之。未几,帝入教,亦得授要职,后再赴北狄罗刹国游学。民朝十五年,帝归,遵仲甫命入民伊犁将军兼新疆巡抚冯武威公幂,以图间之。
  民朝十三年,民高祖文皇帝北狩不归,崩于幽州。汪缪丑兆铭遂自为监国,蒋武厉公为大司马大将军,谋北伐中原,以全民朝统一之未竟之业,仲甫乃命党人往助之,帝遂任民中山讲武堂监军。其势承天命而应民望,民军遂势如破竹,旬月席卷中原,兵锋抵满洲故地。满洲留守张武赍王审时度势,自献满洲图筑田地财货人丁于阵前,得保兵权职位如故。民朝北伐遂竟全功。武厉恃其武功,乃命诸部将劝进,遂自立为帝,即民朝武厉皇帝也。
  武厉既掌国柄,恶帝之党人,阴欲殄灭之。太祖谏仲甫起兵拒之,仲甫不察,弗听,遂酿民朝十五年“四·一二”之变,党人遭戮者不可胜数。未几,汪缪丑兆铭于武昌亦逐杀共产党人而附武厉,时局危甚。是年七月,党人会于汉口共商之。太祖怒曰:“帝业皆从长戈出!”帝深以为然。仲甫之责甚重,遂自解权柄,黜出。八月一日,周文正公会朱武胜公于南昌,发矫诏,兴义兵以讨武厉。九月,太祖亦于湘中起兵,天下豪杰景从。
  后诸军皆从太祖号令,仿北狄苏联建制,号曰“工农红军”。民朝十八年,帝遵太祖命,间道奔桂,与张公云逸谋兴兵讨逆。十二月,举义旗于百色,帝以张公云逸为将军,自任监军,麾下聚众数千,称“红七军”,据百色、左右江之地以拒民军。后转战黔、桂、粤、湘、赣,其势大张。
  时太祖并朱武胜公会于江西瑞金,裂土割据,号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太祖自称王,行天子之仪,诸将皆行封赏。帝往投之,得任京兆尹,后递补礼部尚书阙。武厉重兵数犯境,太祖谋定后动,徐图之,皆大破。
  武厉六年,武厉自将百万之众大举伐之。时党争尤烈,太祖失势。帝素侍奉太祖甚力,亦遭罗织,贬为庶人。
  秦公邦宪为摄政,尊西夷共产教特使李德氏为军师,元勋宿将皆受其节制。李德纸上谈兵辈,遂数败于武厉,地益损而兵益少。及十月,太祖为免玉碎之祸,率残众弃地出奔,帝从焉。辗转二万五千余里,武厉八年北抵陕西延安,乃稍安之。武厉十二年秋,帝与卓后结缡于斯,夫妻相得犹效梁鸿孟光事,终生未易分毫。
  武厉十年夏,东戎倭国尽起满洲健卒,兵犯幽州。无定河守将蔡公庭锴、蒋介石光鼐虽死战,奈何贼势煊赫,终弗敌之。贼乘势破山海关,兵革大兴。为抗倭敌以报国难,武厉思招安帝之党人,太祖受之,去王尊号,改服易帜,整饬北军为三师,皆用武厉名号。太祖使刘武宪公为一一二师统领,帝为监军,后世遂谓之曰“刘邓军”。渡大河,与寇精锐战于太行山麓之平型关,大破之,毙敌酋阿部规秀氏,重挫寇之凶焰。帝居功甚。
  武厉十八年秋,倭国败降,神州欢庆,赤县扬眉。未几,武厉见太祖势张,又欲除之。新仇旧怨,战端重开。
  初,太祖下诏不奉武厉正朔,重整旗下诸军为“解放军”,辖五镇。刘武宪公为征东将军第二镇统领,帝为监军军师。是年帝偕刘武宪公挥师渡大河,入大别山,从图经略中原。武厉数发重兵进剿之,皆不克败走。
  武厉二十一年,太祖令诸军列阵于淮海,与武厉决战之。以帝多谋善断大事,命为监军节制诸侯。三战三捷,武厉精兵遂尽矣。武厉二十二年,帝与诸侯陈兵百万于大江之北,民朝社稷危矣。武厉谋和,太祖弗许,遂有渡江之役。四月二十三日,克金陵,武厉出奔,民朝遂亡,计立国三十有七年。是年十月,太祖行开国之典于京师。时武厉拥残兵于西南,以图复国。太祖令帝与刘武宪公并贺武毅公共剿之。十二月二十一日,克成都,
  武厉南奔夷州,据弹丸之岛以抗王化。
  太祖遂封帝为西南经略使,镇成都,进图吐蕃。帝于西南多行德政:发榜安民,尽废前朝苛法,又尽剿武厉残众,西南遂定也。又倡筑铁道于蓉、渝间,历时三年乃成,川渝天堑通途,蜀道难之叹遂成绝响。开国三年,奉诏入京师。太祖赐黄马褂,赏三眼花翎,行中书平章事参赞军机,襄赞议政王刘殇帝、相国周文正公决断庶政。帝素与周公善,刘殇帝亦爱其才,遂得大用焉。帝在京师,以断事果决称世,刘殇帝、周文正公皆以之
  为臂膀。殇帝尝赞曰:“他日能继吾者,舍此子其谁!”

  开国十年,太祖下诏行“大跃进”之国策,翼速富强。然国情昭然,太祖又蔽于天听,遂有奇荒之祸,三载间饿殍千里,国势又呈陵夷。刘殇帝奔告太祖谏曰:“人相食,要上书!”太祖无奈何,下诏罪己,又令帝助殇公善后。帝与殇帝大革弊政,与民休息,国中乃安。然殇帝数忤太祖,太祖虽不言,心甚恶之,遂有废殇帝储君名位之思。因帝事殇帝甚得其心,又与大将军彭武烈公交善,亦稍恶之。

  本文来源于(淘乐网:http://www.cnxc114.com/),本文地址:http://www.cnxc114.com/news/24842.html


标签:红朝史记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9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3013904号-4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