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唐诗

宋·李煜·浪淘沙①

时间:2018-3-26 16:55:29   作者:李煜   来源:cnxc114   阅读:2736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原词  帘外雨潺潺②,春意阑珊③。罗衾不耐五更寒④。梦里不知身是客⑤,一晌贪欢⑥。独自莫凭栏⑦,无限江山⑧。别时容易见时难⑨。流水落花春去也⑩,上人间⑾!  二、注释  ①此词调名于《词谱》及吕本二主词中作《浪淘沙令》。《草堂诗余》、《词的》、《古今诗余醉》中有题作“怀旧...
  一、原词
  帘外雨潺潺②,春意阑珊③。罗衾不耐五更寒④。梦里不知身是客⑤,一晌贪欢⑥。独自莫凭栏⑦,无限江山⑧。别时容易见时难⑨。流水落花春去也⑩,上人间⑾!
  二、注释
  ①此词调名于《词谱》及吕本二主词中作《浪淘沙令》。《草堂诗余》、《词的》、《古今诗余醉》中有题作“怀旧”,《啸余谱》中题作“暮春怀旧”。
  ②潺(chán)潺:本为形容水缓缓流动的样子,这里用以形容下雨的声音。唐代柳宗元《雨中赠仙人山贾山人》中有句云:“寒江夜雨声潺潺,晓云遮尽仙人山。”
  ③阑珊(shān):吕本二主词、萧本二主词、侯本二主词、吴本二主词等本中均作“将阑”。阑珊,衰败,凋残。
  ④罗衾(qīn):用丝绸做成的被子。不耐:禁受不住。耐,忍受。五更寒:天将亮时的寒冷。五更,指第五更的时候,即天快亮时。古人将一夜分为五更,每更约两小时。五更是一夜里最寒冷的时刻。
  ⑤是客:《花草粹编》中作“似客”。身是客,这里指国破家亡,李煜身为俘虏的处境。客,背井离乡,寄居外地飘流的人。
  ⑥一晌(shǎng):一时,片刻。晌,一天以内的一段时间。唐白居易《对酒》中有:“无如饮比销愁物,一晌愁消值万金”之句。贪欢:贪恋欢乐。一晌贪欢:贪恋一时的欢乐。
  ⑦独自:单独。莫凭栏:不要靠着栏杆。莫,不要。凭,倚着,靠着。栏,栏杆。
  ⑧无限关山:指原属南唐的大片国土。关山:《草堂诗余》、《花草粹编》、《花庵词选》、《词林纪事》中均作“江山”。关山,泛指关隘山川,这里指南唐所属地域。
  ⑨别时:指李煜城破投降,被俘虏押送离开金陵遣送汴京(今开封)之时;见时:指李煜身为囚俘,被囚于汴京,思念故国,欲见旧地之时。此句化用《颜氏家训·风操》中“别易会难”语。《颜氏家训·风操》中云:“别易会难,古今所重。江南饯送,下泣言离。北间风俗,不屑此事,歧路言离,欢笑分首。”全句意思是,离别故国之后就再难见到它了。
  ⑩春去:萧本二主词、吕本二主词、侯本二主词、《古今词统》等本中均作“归去”。全句意思是,美好的春光像流水一样已经逝去。用以比喻帝王生活的过去和国家的灭亡。
  ⑾天上人间:这句是指昔日帝王生活与目前的俘囚生活有天壤之别。
  三、译文
  门帘外传来雨声潺潺,浓郁的春意又要凋残。罗织的锦被受不住五更时的冷寒。只有迷梦中忘掉自身是羁旅之客,才能享受片时的喜欢。
  独自一人在暮色苍茫时依靠画栏,遥望辽阔无边的旧日江山。离别它是容易的,再要见到它就很艰难。象流失的江水凋落的红花跟春天一起回去也,今昔对比,一是天上一是人间。下片首句“独自莫凭栏”的“莫”字,有入声与去声(暮)两种读法。作“莫凭栏”,是因凭栏而见故国江山,将引起无限伤感,作“暮凭栏”,是晚眺江山遥远,深感“别时容易见时难”。两说都可通。
  四、鉴赏1
  此词上片用倒叙手法,帘外雨,五更寒,是梦后事;忘却身份,一晌贪欢,是梦中事。潺潺春雨和阵阵春寒,惊醒残梦,使抒情主人公回到了真实人生的凄凉景况中来。梦中梦后,实际上是今昔之比。
  “流水落花春去也”,与上片“春意阑珊”相呼应,同时也暗喻来日无多,不久于人世。“梦里不知身是客”句,颇感迷离恍惚,众说纷纭。其实语出白居易《长恨歌》:“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天上人间”,本是一个专属名词,并非天上与人间并列。李煜用在这里,似指自已的最后归宿。
  应当指出,李煜词的抒情特色,就是善于从生活实感出发,抒写自已人生经历中的真切感受,自然明净,含蓄深沉。这对抒情诗来说,原是不假外求的最为本色的东西。因此他的词无论伤春伤别,还是心怀故国,都写得哀感动人。同时,李煜又善于把自已的生活感受,同高度的艺术概括力结合起来。身为亡国之君的李煜,在词中很少作帝王家语,倒是以近乎普通人的身份,诉说自已的不幸和哀苦。这些词就具有了可与人们感情上相互沟通、唤起共鸣的因素。《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如此,此词亦复如此。
  即以“别时容易见时难”而言,便是人们在生活中通常会经历到是一种人生体验。与其说它是帝王之伤别,无宁说它概括了离别中的人们的普遍遭遇。李煜词大多是四五十字的小令,调短字少,然包孕极富,寄慨极深,没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是做不到的。
  鉴赏2
  关于这首词,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中引蔡绦《西清诗话》云:“南唐李后主归朝后,每怀江国,且念嫔妾散落,郁郁不自聊,尝作长短句云:‘帘外雨潺潺’云云,念思凄惋,未几下世。”又《乐府纪闻》中云:“后主归宋后……每怀故国,词调愈工,其赋《浪淘沙》有云:‘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旧臣闻之,有泣下者。七夕在赐第作乐,太宗闻之,怒;更得其词,故有赐牵机药之事。”据以上说,这首词当是李煜亡国入宋后于辞世前不久所作,是他后期作品的代表作。
  这首词同李煜后期作品中大多词一样,都是写故国之思,抒失国之痛。词的上片起意为倒叙,由醒后写梦中,笔法清新而又蕴意丰富,梦醒后所见之景与梦忆中所处之境比照而生、交相映衬,细致地刻画出作者凄凉伤感的心情。“帘外雨潺潺”是用作者梦醒后听到的声音的实写来暗点心中的愁思,“春意阑珊”是用见景而生的伤春感受来明写作者的孤寂情怀,“罗衾不耐五更寒”,寒从触感而生是假写,实际上作者是心寒如冰。这既是往日里长夜无眠的真实写照,更是今夜里五更梦醒后刻骨铭心的痛苦使然。此三句明是写景画境,实际上是抒情见意,渲染气氛,为下面梦境的描写做铺垫。“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不知”二字,写得透露,不知只能于梦中不知,梦醒后不知不但成知,而且知得更深、更痛。作者此句是用逆入的手法来写欢娱,这表面的“贪欢”,内里却浸透了作者说不尽、诉不完的无奈、愁苦和悲哀。
  词的下片主要是抒情,写梦醒后的无限感慨和忧愤,表现出对故国的无限怀思和对悲惨现实的悲伤绝望。“独自莫凭栏”,承上片而曲笔折回,直写眼前,感慨万千。“凭栏”是为凝眸远眺,而极望处是什么呢?“无限关山”,山景无限原亦宜人,但接下一句却点明“别时容易见时难。”“莫凭栏”之意至此方解。“莫”字用的极妙,同“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向泪时别”的“莫”“休”一样,语势起伏跌宕,将作者悲愤至极的情绪反语说出,令人有竦然之感。“别易会难”于《颜氏家训》中有成句,李商隐也有“相见时难别亦难”,但都无李煜此句有深意。作者在这里说的是失国之苦,叹的是复国无望,悲的是身入囚室连重见家园都不可能,人生怅恨,何能过此!“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与上片开头相呼应,更写春归无处,再抒痛惘愁情,笔力千钧,气势纵横,奇绝隽永,堪称千古绝唱。以此句结全词,既从景归,又做意生,蕴藉绵远、含蓄悠长。正如今人朱帘雨所析:“把‘天上’和‘人间’两词贴在一起,可悟出诗人遇际之迥异和急骤。水流、花落、春去、人亦将亡,合于一起做结句,足显绝望之烈,悲痛之剧,写尽宇宙人生之悲剧。”
  全词语平句实,多用白描,形象真实生动,感情哀怨深沉。作者不藻饰,不掩恨,直抒胸臆,平白直露中寓意深刻,曲折婉转中任性率真,尽管悲情太盛而略失格调,但仍是一首绝妙好词。也正因此,历代词家对这首词赞誉有加:陈锐《褒碧斋词话》中云:“李后主词‘帘外雨潺潺’,寻常白话耳;金元人亦说白话,能有此缠绵否?”王闿运认为此词“高妙超脱,一往情深”。郭麐《南唐二主词汇笺》亦引评曰:“绵邈飘忽之音,最为感人至深。李后主之‘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所以独绝也。”尤其王国维在其《人间词话》中,对李煜后期词赞誉极高,认为“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金荃》、《浣花》能有此气象耶?”

标签: 李煜 浪淘沙 
相关评论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