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世情

《红楼梦影》第13-18回

时间:2014-9-17 10:17:17   作者:淘乐网   来源:主题阅读网   阅读:5922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十三回 说官司金氏求情 斗龙舟薛蟠送礼  话说贾琏看着小厮们将贾芹抬到自己书房,恰巧门客詹光也来拜寿,便留他帮着写写收礼的帐簿,所以住在这里。知道他通医道,叫他看了看脉。詹先生说:“不怕,不过是一时血凝气闭。”有他四川带来的丸药,用黄酒化开,灌了下去,渐渐醒转过来。将养了几...
  第十三回 说官司金氏求情 斗龙舟薛蟠送礼
  话说贾琏看着小厮们将贾芹抬到自己书房,恰巧门客詹光也来拜寿,便留他帮着写写收礼的帐簿,所以住在这里。知道他通医道,叫他看了看脉。詹先生说:“不怕,不过是一时血凝气闭。”有他四川带来的丸药,用黄酒化开,灌了下去,渐渐醒转过来。将养了几天,贾琏又资助了几两银子回家调理,不在话下。
  且说那邢、王二位夫人并薛、李二位太太,因连日游玩劳乏,晚饭后略坐了一会,各自安歇去了。宝钗等众人,都在平儿房里闲谈。只见尤氏靠着巧姐的铺盖打盹,李纨向巧姐努嘴儿,巧姐走来拉着尤氏说:“大娘别睡,咱们到楼上听五姨奶奶唱曲儿去。”尤氏合着眼说:“好孩子让我闭闭眼儿,我不爱听那猫叫。”平儿道:“他弹的琵琶很好,我新近才听见,走罢。”湘云道:“听曲儿倒是小事,看看月亮倒有趣。”
  说着都站起身来,从西夹道轻轻的绕到后院,望见楼上有灯光,下边静悄悄的。于是都慢慢的上了楼,见四个人围着八仙桌坐着,低声豁拳,并未听见他们上来。湘云说:“好哇,也不张罗张罗我们,躲在屋里饮酒赏月!”四个人吓了一跳,站起身来让坐。嫣红说:“怎么没听见姑奶奶们和奶奶们上来呢?”紫云说:“不是我们不去伺候,我们也巴不得的大家热闹呢。皆因没太太的话,不敢过去。姑奶奶们可别恼。”湘云道:“不叫我们恼,除非是请请我们。”平儿说:“金姨奶奶和玉姨奶奶好好的唱个曲儿给他众位听,就不恼了。”金铃儿笑说道:“看太太听见。尤氏说:“不怕,有我呢。”李纨走过来看了看桌子上摆着几碟乾果冷菜、四只酒杯,就问:“寿姑娘呢?”玉铃儿说:“不知躲在那儿睡去了。”嫣红道:“他对我说来,不知二太太多咱回去,找他妹子说说话儿。”宝琴问:“谁是他妹子?”李纨说:“你不知道?他和增福儿都是我们吴管家的女儿。”香菱笑道:“怪不的一个模样儿。”
  此时那一轮如冰似水的皓月正照楼窗,忽听东南上悠悠扬扬吹起笛来。香菱念道:“谁家玉笛暗飞声。”探春说:“真个这是那里吹笛?”巧姐道:“准是小东篱那边。”湘云问:“小东篱在那里?”巧姐说:“东山后头篱笆里都是菊花,三间草堂屋里有程师爷写的‘五柳遗风’,还有一副对子。我问我父亲,总没告诉我。”探春笑道:“什么是不告诉你,想是他不知道怎么讲,倒不如问问你二婶娘罢。”巧姐便问宝钗,宝钗笑道:“你说出来我们听听。”巧姐说:“上联是‘检书凭郑婢’,下联是‘种树有郭驼’,想来是两个故典。”李纨笑道:“怪不得不告诉你,本来就没人告诉过他么。”说的大家都笑起来。巧姐拉了宝钗说:“好婶娘告诉我罢。”宝钗说:“上句说的是汉朝的郑康成最讲学问,连他家的丫头都通文理。下句是唐朝柳子厚,他有个园丁姓郭,叫橐驼,善能栽接花果。所以他用的就是这两个典。”
  尤氏说:“你们讲故典,我可要睡去了。”宝钗笑道:“不说了,不说了。”平儿说:“二位姨奶奶唱个曲儿罢!”于是金铃儿打洋琴,玉铃儿弹琵琶,金铃儿先唱了个《翠楼东》,玉铃儿便不肯唱。紫云说:“没人叫唱,自己瞎哼哼,有人要听了,你又该拿”,说到这里,看见巧姐,便说道:“不是姑娘在这儿,我有好
  话说你呢,永远脱不了那本壳。”原来金、玉二人本是天津有名的女档子出身,赦老爷用二千九百银买来,所以紫云看他不起,每以语言讥诮,故此二人深畏其锋。玉铃儿看了他一眼,说:“随你嚼罢。”便整顿歌喉唱了个《艳阳天》,众人无不称赞。此时门窗俱开,放进月光来。正然欢笑,见增福、延寿二人拉着手儿上来,延寿说:“二太太说,天不早了,请姑奶奶、奶奶们歇着罢,明日要进城呢。”李纨看看钟打过丑初二刻,说:“真可不早了。”说罢,下楼各自安歇。
  次日梳洗罢,都到邢夫人上房请安。吃了早饭告辞,都要回去。薛、李二位又向邢夫人道了谢,平儿、巧姐也都一同进城。婆子回道:“外头预备齐了。”王夫人又请了大老爷进来,彼此都说了些客套,才各自上了车轿,前呼后拥,回到荣府。
  见了贾相国,夸了回隐园的布置。至晚饭后,用车马送众人回家。
  按下荣府。且说尤氏回到宁国府,贾蓉迎了进去,至二门外下车入内,就有胡氏领着众姬妾请安。到上房见了贾珍,说了几件官事,又说了些家务。胡氏回道:“前日璜大婶娘来给太太请安。”尤氏问:“有什么事么?”胡氏道:“脸上似乎有事,却没提什么。还问宝二婶娘来着,我说都往大太爷园子里去了。我留吃晚饭,也不肯。临走,说过两天还来呢。”尤氏道:“等他来了再说罢。”
  原来这位璜大奶奶娘家姓金,就是那一年焙茗闹书房打架,金荣的姑母。璜大爷借着宁荣两府的庇荫,当着分小差使,却也无荣无辱的个老实人。他这位令正,其为人也小有才,专能胁肩谄笑,奉承尤氏、凤姐。后来璜大爷去世,多亏尤、凤二人资助。凤姐死后,又要走薛、李二位的门路。无奈那李纨是个一尘不染的脾气,无处下手。宝钗深鄙其为人,因他常献些小殷勤,送些针线活计,不得已,年接送几两银子应酬而已。
  他又把当日奉承凤姐的那副面孔用在平儿跟前,这位琏二奶奶原是受赒济人的,自然帮助他。如今又打进蔡如玉的门子去,不但谄谀,又在背地里拿着彩云送礼。这位三奶奶遇着这么一员龙韬虎略的女将,就认作知己。未免置了些真吃亏的首饰,买了些假便宜的陈设。常在王夫人面前一力提拔,渐渐的太太也就上起当来,这也不必说他。因侄儿金荣领了薛蟠的本钱,开了座三间门面的古董铺。他又是冷子兴的干儿子,所以买卖却倒十分兴旺。谁知这天买了几件东西却是贼赃,被地方访着,锁到锦衣府去,衙门里都知道他是薛大呆子的腻友,谁不想他的银钱使用?所以押在班房且不过堂。偏偏薛蟠又不在京,急的他母亲找了璜大奶奶去托人情。金氏知道贾珍是现任京营总兵,他就来求尤氏,偏又不在家。
  过了两日,打发小小厮套儿到了宁府,打听得尤氏已回,他就雇了一辆车来找尤氏,将此事说明。尤氏说:“据我说,没什么要紧,不过是衙门里想钱。”金氏道:“可不是为这个,那孩子最老实,胆子又校偏偏的薛大爷又不在家,我们嫂子知道大嫂子是爱行好事的,所以叫我来求求大老爷。”正说着,人回:“老爷回来了!”只见贾珍进来,金氏迎着请安问好,彼此坐下。尤氏就将金氏的来意告诉贾珍。那金氏又站起来哀求了几句,贾珍道:“没要紧,蓉儿拿我个帖子打发常通告诉臧先生一声儿就结了。那些官人你看着随便赏他们几个钱就是了。”贾蓉答应自去派人。这里金氏说:“大老爷施了恩,还要拿出钱来。等荣儿出来,叫他过来磕头。”贾珍笑道:“至亲照应是该当的。”说着便对胡氏道:“请大婶娘你们那边坐坐,我吃了饭还得上衙门呢。”金氏搭讪了两句,便同胡氏去了。这里贾珍笑道:“我不看着薛老大的面上,叫这小兔子儿再开一回!”张佩凤站在地下笑着望窗外努嘴儿,贾珍笑道:“怕什么,谁不知道!”
  此时仆妇们摆上饭来,贾珍喝着酒对尤氏说:“如今的事愈出愈奇,新近拿了一案,是个和尚自称蛋子和尚。”尤氏说:“这蛋子和尚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佩凤说:“那回老盛婆子不是说《平妖传》给太太听,太太还说他就是圣姑姑么?”
  尤氏笑道:“我说呢!”贾珍接着道:“他有个师父,住在云蒙山水帘洞,称为猿公。这猿公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善能呼风唤雨,喷云布雾,常上天见玉皇大帝,要毁谁就毁谁。又究出那猿公好些不法的事来。如今行文去拿,拿着时就地正法。”
  尤氏笑道:“这不成了那书上的么?”贾珍道:“可不,就是那些胡涂人听了些小说、鼓儿词就依法奉行,还算他能干。”说着吃完了饭。
  将要出门,听外头传梆回事,叫小丫头去问。只见小丫头手里拿着红帖子进来,原来是薛蟠从广东回来送的东西,一个名帖、一个礼单,上面写着水法洋钟一座,玻璃家伙四桌,悲翠带钩一对,悲翠圆镯一对,珍珠花大小二对,天青、大红、宝蓝、绛色洋呢各一板,各色广纱二十四匹,葛布二十四卷,外有送蓉大爷的带玩艺儿的洋表一对,八音盒一对,洋枪一杆,洋画一卷,下注“有匣”。贾珍道:“只好蓉儿的一份全收,那一份拣轻的收他几件就是了。”婆子传出话去,不一时婆子进来说:“回事的叫回老爷,送礼的话若不全收,他回去就要挨打,务必求老爷留下。”贾珍道:“既如此,只好收下,你着进才带人拿进来。”婆子答应去了。只见回事的进才带着二门上小厮们抬进,放在上房廊下。女人们笑着说:“我们可拿不动!”贾珍道:“叫他们抬进来罢!”于是婆子掀起帘子,都摆在当地八仙桌上。贾珍对尤氏说:“怎么赏?”尤氏道:“只好四两银一个,赏用宫绸袍料。”又问进才:“几个抬夫?”
  进才说:“八个。”尤氏说:“十六吊钱罢。”贾珍道:“拿个谢帖,说请安问好道谢,一两天我还要瞧他们大爷去呢!见面再谢。”进才答应去打发赏钱。不在话下。
  贾珍、尤氏等围着桌子看东西,贾珍拿起表来打开一看,连忙扣上。对尤氏笑说道:“薛老大这么大人了,还是这样淘气。”尤氏会意,说:“没出息的人,到老也不能改的!”正说着,见贾蓉进来,尤氏说:“看东西罢。”贾蓉笑道:“在那府里看见送琏二叔的,听见说和这里一样。”贾珍问:“都收了么?”贾蓉说:“原是不全收,送礼的人不依。听见送二太太的龙舟好极了。”贾珍道:“我也不管好不好。看看外头齐了,我可得走了。”贾蓉道:“都伺候着呢。”贾珍换了衣赏,上衙门去了。这里贾蓉接着说:“薛大叔带了两个广东人来,姓何叫何其能,儿子阿巧,现在跟班。他老子专会收拾钟表,要看龙舟须得他父子,别人不能。”
  正说着,见婆子带进王夫人那边两个女人,进来请了安,说:“太太问奶奶好,奶奶们请安。太太说:姨太太那里送了两只龙船,节下请奶奶、小蓉大奶奶,还教把姨娘们带过去看斗龙舟。”尤氏笑道:“还用太太这么说,横竖请节安也要过去的,何必又累你们一趟。”女人笑回道:“还请三姑奶奶、史姑奶奶、琴姑奶奶、李三姑奶奶,才我们来的时候,已竟打发人请大太太去了。”尤氏说:“你们喝点茶再去请客。”女人们笑道:“奴才们不喝茶了,好几家子呢。”尤氏说:“回去替我请太太安,问奶奶们好。初五供了粽子我就过去。你们到了各家,都替说请安问好罢。”二人答应去了。
  接连又有几家送节礼的。尤氏说:“初三薛大爷的生日,还得好好的送一份礼才是。”贾蓉说:“他原要在家里唱戏请客,姨太太不愿意,他请我们在城外吉祥会馆听戏。”尤氏说:听戏不怕,可别闹事。”贾蓉笑道:“他皆因吃了几回硬亏,如今安顿多了。”尤氏说:“听见如今和那姓柳的很好。”贾蓉笑道:“本来那柳二爷的样儿,不知道的就要看错了。太太不记得那年同着姨儿们在柳巷霍家听戏,那唱楼会的,人人都说于叔夜比穆素徽还好呢。去于叔夜的就是他。”尤氏笑道:“我听戏就是看热闹,那里留这神。”这里尤氏母子张罗节事不提。且说到了端阳佳节,荣国府各处门上插了蒲艾,悬了灵符。
  一清早,薛家就派了何其能父子来整理龙舟,请各家俱已到齐。
  早饭后,都过大观园来,女眷们在大观楼上,爷们在临水的大花厅上。远远望去,那上流头水中不知是板是布,作成一座彩画的龙门,只听叮叮当当一派洋乐,从龙门里出来一条三丈多长的黄龙,张牙舒爪,飞舞而来。龙背上是座玻璃小楼,竖着一根玻璃转花的桅竿,上面是琉璃珠穿成的宝盖,璎珞流苏,龙头上坐着个七八岁的孩子,拿着一面小黄旗,两边有二三十个美女划着画桨,船楼中作着换套的衣乐。那鳞甲都是蛤蚌作的,映着日光十分耀眼。这里王夫人觑着眼说:“那前后两嘟噜黑东西是什么?”众人笑道:“龙颏下是一颗带火焰的珠子,后头龙尾上是个孩子打秋千。”邢夫人笑道:“你们说了我才看出来了。”探春笑说:“本来大娘的眼睛比母亲的眼睛还花呢。”正说着,忽听一阵大吹大擂的,一条青龙赶来,龙头上的孩子将手中青旗一展,追着那黄龙抢珠子,两条龙在水面上追逐,十分有趣。李婶娘问道:“那孩子也是他们带来的吗?”
  难为他,也不害怕呢。”众人都大笑起来。湘云笑道:“都是薛大哥带来的。”宝钗说:“婶娘别理他,那都是些绢帛作的。”
  李婶娘笑道:“我说呢,这大姑奶奶还赚我呢。”湘云笑道:“不是薛大哥带来,难道好几千里他们跑来?那成了真孩子了!”
  王夫人道:“提孩子,他们怎么没看来?”玉钟儿道:“看了一早起了,才我过去取手巾,听见在那学舌呢。芝哥说:‘苓哥兄弟不会说,让我告诉爷爷罢。’就滴滴搭搭的连说带比,把老爷乐的了不得。”正说着,贾芝、贾苓还有掌珠妞儿三个孩子,都是一样大红戳纱短衫,松绿戳纱裤子,老虎鞋,背后挂着许多节景,葫芦、五毒,粉额上抹着朱砂“王”字。
  王夫人笑问:“谁给你们画的?”贾苓说:“姐姐。”贾芝拉着王夫人的袖子说:“我叫姐姐也抹这个,他不抹。”王夫人说:“那么大姑娘也抹这个?”芝儿说:“妹妹怎么抹呢?”
  说的众人都笑了。尤氏问香菱:“你们妞儿怎么不来?”香菱笑道:“还没出过门呢。”薛姨妈说:“皆因那年添头生小厮时候,他不是迷过去了。说瞧见他父亲不知说什么来着。后来添了这妞儿,总不教他出门。”这里只顾说话,也不知那龙舟怎么收常平儿说:“午酒摆在那里?”王夫人说:“稻香村罢,闹大奶奶去。”李纨笑着就同了平儿去预备雄黄酒,这里众人起身下楼。正走着,那日光正射在掌珠身上,如同打了个大闪,众人都吃了一惊。原来是他那宝贝映日放光,众人都说:“真是宝贝。”宝钗说:“明日真得看看他那光彩,这比龙舟又好看了,那究竟是人工作的。”说着已到稻香村,无非是饮酒行乐,不必细说。不知明日看那宝贝不看,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四回 制瓜灯闺中斗巧 赏荷花席上联吟
  话说王夫人等在稻香村吃了果酒,都到上房吃晚饭,又闲谈了一回,各自回家。这里预备车,平儿送邢夫人仍过东院住去,李纨等各自回房安歇。过了些时,都到上房请安。早饭后,大家闲坐。王夫人问湘云:“你们太太总不出门,到底有什么病?”湘云笑道:“没病,就是不爱动,连娘家都不去。却很疼我,总说在家的时候姐妹们一处玩惯了,怕我闷的慌,又说这里叔叔、婶娘又疼我,可以多住些日子,散散心。”正说着,见尤氏进来给王夫人请了安,问了众人好。李纨道:“你这么早就来了!”尤氏说:“不是今日瞧宝贝么?”宝钗笑道:“天阴的这个样儿,还瞧什么呢?”小丫头们说:“掉点儿呢。”
  探春道:“趁着没下起来,咱们园子里看荷花去。”尤氏说:“你们去罢,我跟着太太。”探春道:“你可得去,云妹妹还要听你唱骤雨打新荷呢!”尤氏说:“嗳哟,我知道什么新荷旧荷的。”说的众姐妹都笑了。李纨道:“你明日请他到万柳塘,他才唱呢!”尤氏说:“又万柳塘了,是万柳庄!亏来还没说着。”说的宝钗、探春、湘云都笑起来。王夫人不知其故,也随着他们笑。平儿问:“我怎么没听见过?”这一问,更都哄堂大笑。
  见三门上的老婆子拿着根青竹竿,挑着个西瓜进来。一看,原来是玲珑体透的瓜灯,还有个小封套儿。说:“二姑奶奶给太太请安,问奶奶们好。此刻在姨太太那里呢。先教把这个送给姑奶奶、奶奶们瞧,少时还到咱们这里来呢!”宝钗接过封套。王夫人说:“赏他一吊钱,回去说请姑奶奶同姨太太一块儿过来罢!”探春向宝钗手里接过封套,打开一看,笑道:“这可是好东西,不给你们瞧。”不提防,湘云一把抢到手里,李纨、宝钗都凑来同看,原来是一张冰纹笺,上写着一首《鹊桥仙·咏瓜灯》:并刀细镂,千花万叶,费尽良工心思。柔枝缠绕,却分明更间着连环N字。窗前巧制,檐前轻挂,消遣闺中游戏。夜深光暗,到天明剩几点盈盈烛泪。
  看完,大家称赞。李纨说:“好却好,只是收的太颓败些。”
  湘云、探春齐说:“这正是他见到的地方,本来如此。”
  正说着,见宝玉、贾兰下了衙门,一同进来请安。湘云拿着那词,向宝玉笑道:“请教请教。”宝玉接来一看,说:“到底琴妹妹有兴致,这几年咱们把这些事都掷下了。”回头看见瓜灯雕的甚好,说:“咱们也弄这个玩玩。”李纨说:“教外头作了,我们看罢。”宝玉道:“那没意思,还是我们自己作有趣儿。”李纨说:“叔叔,瞧他那手才有趣儿呢。”王夫人忙问:“手怎么了?”贾兰笑说:“昨日晚上就是作这个来着。走了刀,把左手大姆指头划破,洗了一盆血水。今日还裹着呢。”王夫人拉过来看看说:“这么大小子,还淘气。”只听人回:“姨太太、二姑奶奶都来了。”这里众人都迎接进来。
  湘云先说道:“好词啊!”宝琴说:“难道就许你有‘卷起半帘香雾’么?”别人听了还不在意,唯有宝玉听见这话,便想起那一年大家填柳絮词,未免暗触伤心,就搭讪出去了。
  这里众人坐了一回,探春说:“走罢,看荷花去,姨妈不去么?”薛姨妈说:“先请罢,回来找你们去。”王夫人道:“留下三奶奶伺候姨妈罢。”于是大家往园中去,将走到东跨所后角门,见静悄悄的掩着一扇。宝钗道:“想是都睡了,别把黄雀儿喂了猫。”众人便轻轻的进了角门,隔着花幛儿一看:原来袭人、麝月、莺儿三个人在廊下斗牌,小丫头翠香捣指甲花儿,宝玉坐在凉榻上弄玉簪花,双环蹲在傍边搧风炉,上面坐着个小银锅。宝琴低声说:“这样天气还弄火玩。”宝钗道:“又是蒸粉呢!”探春道:“走罢,别搅了他们的局。”说着径往园中走去。
  进了园门,就往藕香榭来。原来这藕香榭是向东的门,四面抄手游廊,院内堆着些怪石,种着几棵梧桐、芭蕉。南面的五间大敞厅正临着那一塘荷花。北边就是惜春旧住的绣阁。众人进了敞厅,见上面挂着“藕香榭”退光漆嵌蛤蚌的匾,于是众人倚栏坐下。不多时,稻香村的婆子送过茶来。湘云道:“叫个人去把藕香榭的旧主人请来,就说我们都等着呢。”李纨道:“别人不行,碧月去罢。”宝琴问:“怎么讲?”李纨道:“他和四姑娘最说的来。”探春道:“不好了,又一个疯子!”
  不多时,碧月回来说:“四姑娘说:完了事就来。”众人问:“作什么呢?”碧月道:“画画儿呢。”众人又问:“画什么呢?”碧月说:“瞧着上头倒像没什么。”众人正猜着,只见惜春扶了小丫头磬儿进来,都问了好。湘云问:“你画什么呢?”
  惜春说:“没画什么。”说着瞅了碧月一眼说:“又是你嘴快!”都知惜春的脾气,也就不往下问。
  只见李纨处的两个婆子拿着摄丝大捧盒走来,揭开看时,是几个蓝玻璃家伙盛着时鲜果品。李纨说:“就摆在大圆桌上罢。杏仁酪得了,给姨太太、太太送过一罐去,剩的用大银罐给我们冰上。”婆子答应去了,又抬了一大竹筐西瓜、香瓜,一小坛酒来。“随便都用些瓜果。”宝钗道:“今日你的东道,明日该我请了。”探春、湘云、宝琴齐说道:“既是如此,明日还是在这里好。”众姐妹说笑一回,都过王夫人处来。王夫人说:“二姑娘住下罢。”宝琴笑道:“是住下。”薛姨妈道:“没看见行李都带来了!”于是大家吃了晚饭,一宿晚景不提。
  次日早间,天色甚好。将到午初,王夫人说:“把他们都找来,趁天晴可要见世面了。”婆子们答应去请,不一时贾珍、贾琏、宝玉、贾环、贾蓉、贾兰并尤氏婆媳都来请安问好。王夫人道:“弄盆水来,把妞儿的宝贝借来。”玉钏儿说:“早就预备下了。”婆子们用大铜盆盛了盆水,问“放在那里?”
  探春说:“放在当院子里。”正说着,贾相国下朝进来,见这些人都站在廊下,院里又有一盆水,便问道:“看什么?”王夫人就将原故说了一遍,贾相国进房换了便衣也出来看。宝玉便将那物接来,放在水中。此刻正是万里无云,正顶上一轮赤日照在水里,只见那物在水里乱转,先不过在盆里虹霓似的一个圈子围着,后来就高出水面有三尺多长,忽然那日光被一片浮云遮祝王夫人说:“收了罢。”宝玉道:“我能放,却不知怎么收。”探春道:“捞起来就得了。”收了宝贝,要相国说:“实在稀罕!”便对湘云道:“好生收着,别随便给孩子玩。”湘云笑着答应,又对薛姨妈道:“前者大外甥送的那龙舟,里头就有人议论。”薛姨妈道:“外省里新鲜物儿多的很,到了京城里就有这些讲究。”贾相国道:“所以诸事不可不慎。”
  只听人回:“锦乡侯夫人来了。”贾相国带着子侄们出去,众姊妹也都往园中去了。这里王夫人会客,不提。
  且说众人到了藕香榭,早已摆设停当。看那荷花开的十分茂盛,结了许多莲蓬。宝钗教人采了几个莲蓬,湘云在席上用荷梗儿吸酒,众人说他的玩法总新鲜。探春道:“今日可别辜负这荷花了。”宝琴道:“是诗是词我都不怕。”湘云道:“颦儿死了,偏不许你独擅词坛。”忽听背后一人笑道:“那位是盟长啊?”众人一看,原来是宝玉。李纨问:“你打那里来?”
  宝玉道:“才听见里头传出去,三奶奶受暑,教请大夫。我才到了屋里,问他们,说都在园子里,我就找你们来了。”探春说:“到底是填词,还是作诗?是各人作各人的,是联句?”
  正在商量未定,忽然一黑,下了阵暴雨。偏是南风,吹的满桌上都是水。
  一时雨过天晴,满池荷叶擎着那水珠儿西歪东倒,一群小丫头在岸上扑蜻蜓,远远的见玉钏手里拿着个东西,后头跟着个人。一时玉钏进来捧着个荷叶式的翡翠盘子,盛着一盘茉莉花,盒子里是一碟水晶角儿,一碟豌头糕。说:“花儿是太太教给姑奶奶们送来的,点心是璜大奶奶孝敬太太的,太太教你们众位尝尝。”探春道:“咱们正没主意,茉莉花来就巧了,就用《爪茉莉花》调名联句如何?”宝玉问:“是多少字?”
  探春道:“这可不记得!”李纨说:“拿词谱一看就知道了。”
  宝钗教小丫头去告诉莺儿,把词谱第二套拿来,回头问:“客走了吗?”玉钏说:“客刚走,璜大奶奶就来了。此刻珍大奶奶、琏二奶奶都在上头呢。我还忘了一件事,告诉你们,众位不必过去,晚饭就在这边吃罢。”湘云递给他两个莲蓬说:“你走着吃罢。”玉钏说:“我见紫菱洲很好的菱角,为什么不采些来?”李纨道:“你就带个信叫他们采些送来。”玉钏去了。
  见莺儿送了词谱来,打开同看,是八十二个字。宝玉问“那位起句?”宝钗道:“谁出主意谁起。”侍书早把笔砚笺纸摆好。宝玉拿起笔来。说:“我写。”先在纸上写了《调寄爪茉莉·即景联句》。探春便念道:雨过荷香,更添些况味。
  宝琴接道:微风动,
  刚要往下念,湘云忙念道:闹红轻坠,翻翻翠扇。
  宝钗笑道:“好个‘闹红轻坠’,这可不让你了!”便接过笔来写道:看不定,琼珠破碎。
  忽听远远蝉鸣,探春笑道:“现成的来了。”念道:是何处断续蝉声?
  宝琴笑道:“你既问我,只好告诉你。”便念道:绿杨外,残照里。
  宝钗道:“这过变的地方,可别脱了节。”李纨道:“吃点东西再作,别像那年芦雪亭联句,不是作诗,倒像拚命似的。”
  湘云正倚着栏杆,剥莲子往水里掷皮儿,把那芦梢上的蜻蜒惊起。他便一言不发,走过来就写道:蜻蜓款款立芦梢,弄双翅。
  写完,仍旧剥莲子。众人笑问:“你为什么慢条斯礼的?”湘云笑道:“快了,又说拚命似的;慢了,又有不是。”只见探春走过来写道:临水阁,画栏同倚。
  宝琴正擎着个玻璃盏,说:“三姐姐写罢。”念道:持觞索句。
  宝玉问道:“许我献丑不许?”众人道:“正要领教呢!”宝玉便来接笔,探春道:“你念罢,我写。”宝玉念道:片云生,催诗意。
  众人笑道:“这可牵强。”宝玉道:“我说的是真景,你们看西南上又涌上来了。”忽然一阵微风吹过些声音来,大家细细听去,是“花儿鲜,叶儿鲜,菱角虽好,刺儿尖!”宝玉道:“妙极,他帮了我了。三妹妹写上!”念道:向晚来,听隔岸菱歌起,宝钗道:“荷苦七拚八凑的,真可是填词了。”正在说笑,只听满池扑拉之声,飞起几只鹭鸶。宝钗道:“就用他收了罢。”
  向探春手里接过笔来。写道:有鸥鹭,莲叶底。
  宝玉道:“这也未必不是凑的罢,你说我的不好,你就改改,这位蘅芜君我真惹不起。”湘云问道:“二哥哥如今还怕宝姐姐么?”宝玉笑道:“如今更怕了。”说的大家哄堂大笑,连地下伺候的丫头、婆子都笑了。宝钗把脸一红,刚要回言,见平儿笑嘻嘻的拿着一枝并蒂莲花进来,众人让坐,婆子斟了一杯酒。平儿向李纨道:“有人给你们阿哥提亲呢。”要知亲事谁家,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五回 聘淑媛贾兰受室 喜乘龙巧姐于归
  话说众人正然说笑,见平儿拿着并蒂莲花进来,众人忙让吃酒。平儿坐下,对李纨道:“有人给你们阿哥提亲呢。”宝玉先问:“谁来说的,什么人家?”平儿道:“才璜大奶奶来说的,一个外任官,家里很财主。姑娘十六岁,长的很好,知书识字,活计也好。太太问他:‘姓什么?作什么官?’他说:‘也不知是知府是知州,新打外头回来的。提起来,横竖老爷知道。’太太说:‘不知是谁,老爷焉能知道呢?’他说:‘我先和太太说了,再打听去。’”探春道:“直不用理他,此刻走了没有?”平儿道:“上头说了会子话儿,就瞧三奶奶和他干妈去了。”探春问:“谁是他干妈?”宝钗道:“他和玉钏是把子,还给老白妈作了鞋脚,认干妈。”湘云问道:“老白妈不是太太那边的针线头儿吗?”宝钗道:“可不是!”李纨问宝钗:“你怎么知道的这么细,连送鞋脚都知道。”宝钗道:“我们屋里浆洗上的老秦,是玉钏儿的姨儿,所以知道。”
  平儿道:“其实玉钏很不待见他,皆因太太喜欢,乐得大家取合儿。”宝玉道:“他那个令侄也和他似的,说话有头无尾。”
  平儿笑道:“那可怎么作买卖?”宝钗道:“不用管他,很好的西瓜,你吃罢!”婆子们挖上几碗西瓜来。
  正吃着,见平儿屋里小丫头喜儿来说:“二爷请奶奶呢。”
  平儿问:“什么事?”丫头说:“不知要什么,丰姑娘找不着,教请奶奶来了。”李纨道:“快去罢,别像那东西似的,连你也丢了,你们二爷更着急了。”平儿笑着站起身来,回头向宝钗道:“西瓜没吃够,寻给两个,拿了家去吃。”宝钗笑道:“我早就给巧姑娘和苓儿送过西瓜、李子去了,你家去和孩子们抢着吃罢。”平儿笑着去了。湘云道:“这位琏二嫂,真是袭了凤姐姐的职了,颇像他的样子。”宝琴道:不但诙谐谈笑,连那一切举止竟无一不肖。”探春摇着头道:“苦论居心,两个人差多了。”
  宝玉道:“不用批论人了。今日的词,稻香老农看是那句好?”李纨道:“据我看,‘坠’字和‘碎’字押的都响亮。‘是何处断续蝉声?’问的有趣,‘绿杨外,残照里。’答的更妙。”宝玉道:“也不过是从姜白石的‘闹红一舸’,苏东坡的‘琼珠碎又圆’套来的。”李纨道:“套古人不怕,套只要用的好。就是你们那应制诗文,也未必不套古人罢?”湘云拍手笑道:“阿弥陀佛,也遇见劲敌了。”宝玉笑道:“只好让你们人多,我不说了。”
  一抬头,见碧月站在李纨背后搧扇子,上面画着松树。接来一看,原来是惜春画的一棵苍松,一块怪石,一段流水,一只老鹤在松下梳翎,并无字迹。只顷着颗“栊翠闲人”的小方樱宝玉道:“想不到他倒投了四妹妹的缘。”众人看了回扇子,湘云道:“我只惦着不知他昨日画的是什么?”宝琴道:“咱们何不去看看?”探春说:“今日晚了,明日再去看他。”
  此刻已摆上饭来,宝玉道:“弄点烧酒来。”探春向婆子道:“和琏二奶奶要,他说有自己蒸的莲花白,寻些来。还请他这里吃饭。”婆子答应去了。不多时,抱了两个玻璃瓶来,说:“琏二奶奶说,这是自己蒸的莲花白,这是四月里的嫩荷叶泡的。还说,请姑奶奶、奶奶们用饭罢。琏二奶奶为巧姑娘的喜事,到太太那边回话去了。”
  这里众人吃了晚饭,都过王夫人处来。平儿正和王夫人说话,见他们进来,王夫人道:“都坐下听,今日王大爷来说,周家送信,腊月要娶。我想哥哥还没媳妇呢,妹子倒先出嫁。可笑今日还来了个冒失鬼。”探春故意问道:“是谁?”王夫人说:“璜大奶奶,他也不知道姓名官职,就来说亲。”宝钗问:“谁向他说的?”王夫人道:“是在他侄儿铺子里买东西去的,他也说不清,我也听不清。”
  正说着,人回:“珍大爷过来了。”贾珍请了王夫人的安,众姐妹都站起来问了好。王夫人说:“你坐下罢。”贾珍就在杌子上坐了,说:“今日在里头,东平郡王把侄儿教去,问兰哥的岁数,又问娶亲没有?”侄儿回道:“有几家提亲,尚在未定。”王爷说:“有一家很合适,就是东平王的内侄孙女,掌院学士曾继圣的女儿。曾大人就是宝兄弟和兰哥他们的老师,世代书香。”宝玉道:“本是曾子的后裔。”王夫人道“自然是山东根子。”贾珍道:“王爷说先问问侄儿,明日要亲身和老爷说呢。据侄儿听着,倒很妥当,才已竟回过老爷了,教回太太来。”王夫人道:“好是好,可不知姑娘多大了?”贾珍道:“东平王来了就知道了。”大家又说了回闲话,贾珍退出。
  这里众人又坐了一回,各自归房安歇。次日都到上房请安,王夫人对李纨道:“昨晚老爷进来,提起亲事很愿意。不知你的意思怎么样?”李纨笑道:“这件事,总是老爷、太太作主,媳妇可知道什么呢。”于是大家都在王夫人处吃了早饭,商量往栊翠庵找惜春去,宝玉也与他们同去。
  进了园门,一路说说笑笑,刚过了蜂腰桥,听远远的一派云璈箫管之声。湘云道:“何处吹来步虚声。”宝琴道:“想是四姐姐作功课。”探春、宝玉齐说:“断乎不是他。”细听了听,原来是府墙外人家念道士经。
  到了栊翠庵,见庵门紧闭。湘云道:“待我扣门。”便用扇子轻轻敲了几下,里面问道:“是谁?”湘云笑道:“是访道的。”婆子开了门,见是他们,便说道:“姑奶奶、奶奶们连宝二爷都来了!”大家进了门,只见惜春迎了出来。见他头上松拢云环,别着一支玉簪,并无花朵。穿一件天水碧罗衫,拿着把芭蕉扇。一见众人,笑问道:“又没下帖,难得都来了。”
  让到房中坐下。惜春道:“把前日姨太太送的梅片茶泡来。”
  探春道:“凉些才好。”惜春道:“有竹叶汤是凉的。”宝玉听了,说:“好极了。”于是大家都喝竹叶汤。
  宝琴问:“四姐姐作什么呢?”惜春道:“没作什么,不过看看书。”湘云道:“我不信。”说着站起身,隔着纱帘往里间望去,见墙上有一张素纸。掀帘进去一看,原来是张绢,用针别在墙上,上边略烘染了点天光,托出一轮圆月,下边是一片平水,水中隐隐的一个月影。湘云说:“你们快来瞧罢,这栊翠闲人总该罚他每人给画一张。”惜春道:“那不是闲人,竟是忙人了。把我热死了,你又得费眼泪。”说着,都进来看画。宝玉道:“何不就写‘清池皓月’。”惜春道:“那又着相了。”说着仍到外间坐下。
  宝钗问惜春:“紫鹃好了没有?”惜春道:“还没好呢。你看我这里实在短人,虽有这庵里几个旧人,我却使不惯,不过作伴而已。要向你们借人,如今各屋里都是刚够用。”李纨道:“不用借,等晓霞好了,我回了太太,就把碧月奉送,如何?”惜春笑道:“只要你舍得。”李纨正色道:“这倒不是玩话。”宝玉道:“四妹妹放心,我作保。”惜春道:“先谢了大嫂子,就算定了。”宝钗道:“我瞧瞧紫鹃去。”说着便往紫鹃房里来,见他坐在窗下发怔,瞧见宝钗进来,忙站起身来,笑道“二奶奶来了。”宝钗道:“你怎么了?”紫鹃道:“不过是热着了点儿,没什么大病,劳动奶奶来瞧。”宝钗道:“听见四姑娘说,我不放心,来瞧瞧你。”只见里间屋里放着张洋漆小方桌,上面供着白檀小龛,挂着个白绫弹花幔子,设着个古铜小香炉,一个小玉瓶里插几枝秋海棠,戈窑碟里盛着新剥的几个莲子,供着个粉定小盖盘。宝钗心里早已明白,揭起幔子,见牌位上写着“潇湘主人之位”。宝钗的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紫鹃也落下泪来。宝钗拭着泪,向紫鹃道:“也不枉他疼了你一场。”出来便搭讪在墙阴里看海棠。只见双环跑来说:“老爷叫二爷去会客呢。”宝玉就慌忙去了。宝钗进房来,众人见他满脸泪光,问道:“为什么伤心?”宝钗就把紫鹃不忘故主事,说了一遍,众人听了无不伤心称赞。
  按下栊翠庵,且说宝玉回到房中换了衣冠,到书房来见老爷。贾政道:“方才东平王前导已来,说王爷随后就到。所以叫你们伺候着。”只见回事的跑来说:“东平王爷来了。”于是贾琏、宝玉、贾环、贾兰在大门以内迎接。只听马蹄乱响,两对引马进来,接着又是两匹顶马,顶马过,才是一乘黄绊蓝呢大轿。后边许多跟马,还有两个内监。他叔侄四人在甬路左边迎着轿请安,东平王在轿内笑容满面,拱拱手。贾琏道:“把轿子请进去。”往西一拐,又进一重门,是五间过厅。往里望去,甚是壮丽。
  见贾相国迎了出来,王爷命住轿。轿夫退去,两个内监过来揭起轿帘,撤去扶手板,王爷下了轿,贾相国迎过来请安。
  东平王连忙拉起,一同进了大厅,请东平王上坐,自己在下首侍立。东平王道:“椅子上坐了好谈。”于是贾相谢了坐,就在下首椅子上坐了。贾琏捧过茶来,东平王便将昨日对贾珍的话,说了一遍。贾相国道“蒙王爷抬爱,贾政深感鸿慈。”东平王笑道:“岂敢,那曾杏坛之为人,老相国自然深知。就是他那两个少君也颇有出息。妞妞今年十六岁,我也常见,真是幽娴贞静,堪为令孙的淑配。曾夫人就是北靖王妃的胞姊,都是孟家小姐,可称得世代书香。”贾相国十分愿意,又彼此说了些谦言。东平王告辞,贾氏父子送出仪门。
  就有司官请中堂看稿,贾政对贾琏道:“你先把今日的话告诉你婶娘,明日你同宝玉到园子回回大老爷、大太太,我还得到东平府谢步去。”说着自回书房办事去了。
  贾琏等进内细细回了王夫人,此时薛姨妈、李婶娘都在这里,众人听了无不欢喜。王夫人道:“事情自然是准了,咱们也该商量新房。我想总是守着稻香村近才好。”探春道:“论近就是藕香榭、蓼风轩、缀锦楼,不过房子略小些。”王夫人道:“缀锦楼就好,怡红院留着给芝儿,那是宝玉住过的。新花厅给苓儿,为他们那边就近。”又对薛、李二位道:“二位亲家太太帮帮我们的忙。”薛、李二人齐说道:“府上这些人,还用帮忙的?”王夫人道:“恐怕媳妇们想不到,提提他们。”
  平儿笑道:“都有人疼,那位老太太疼我呢?”薛、李二人道:“都是一样。”尤氏笑道:“只管放心,有我疼你呢。”平儿道:“同着三位老太太说下,以后我可管着你叫娘了。”正然嘲笑,贾琏进来请示收拾新房。王夫人便将本意告诉了贾琏,自去传匠役不提。
  且说贾相国回拜东平王,择定八月纳彩,九月迎娶。众人忙了两个多月,已到吉期。曾府上嫁妆十分丰盛,贾府是全分执事,官衔牌、粗细鼓乐,又有众贺客轿马,把条荣府大街塞满,将曾小姐娶过门来。原来曾学士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长子曾文渊,现任徽州知府。次子文澄,礼部员外郎。小姐芳名文淑,举止端方,温柔娴雅。三日后,行过庙见礼,拜了尊长,一家大小无不喜爱。会亲、回九,一切繁文不必细述。
  这日大家都在王夫人上房看菊花。贾琏进来,满脸喜色,都请了安,问了好。对王夫人道:“咱们家真是喜事重重。才下衙门,见府门外围着许多人。门上的说:‘你们不到周宅去讨喜钱,净在这里嚷什么?’报喜的说:‘府上的小姑爷中了解元,我们怎么不来讨赏?老中堂一乐,抬出些元宝来,我们就发了财了。’”王夫人道:“按南边规矩,女婿的衣巾、报录的喜钱都是丈人家的。”宝玉道:“《题名录》上,第一名周乘龙,我才要回太太,二哥哥就来了。”尤氏笑道:“琏兄弟,听见太太说了,快家去抬元宝罢。”贾琏道:“要是这么着,我明日辞了官,也去报喜去,只怕比俸还多呢。”王夫人笑着骂道:“下作东西,快开发喜钱去罢。还得差人到周家道喜去。”贾琏答应自去派人。薛姨妈问道:“周亲家在那里住?”
  平儿道:“先在乡下,自从他公公捐了官,就搬进城来。”
  此时正是天短事多,已到巧姑娘出阁的时候。这里陪送十分体面,那周家也学了许多京派。巧姐过门,真是郎才女貌。
  会亲吃酒,又去了几位夫人诰命。周家仰慕贾府的势利,又搭着这巧姑娘颇有母风,随机应变,甚得公婆的欢心,自然是合家欢乐。不知不觉,忙过新年。未知明春又有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六回 赖尚显万里传书 梅瑟卿千金赠妾
  话说荣国府连连喜事。忙过新年,这正月里无非是拜年、请客,庆赏元宵。不知不觉到了二月花朝。这日又是袭人生日,恰巧宝玉在衙门值日,众姊妹都到宝钗房里来热闹一回,同到大观园。进了园门,望去早有各房丫头、婆子把那些斗巧争奇的像生花挂在树上,小丫头们也弄些红绿绸子条儿在花草上挂满,却也十分绚烂。行到蜂腰桥上,看那水中树影更觉有趣。
  看了一回,都到王夫人上房来说笑。只见贾琏拿着个禀贴、一封信,进来请安问好毕,向王夫人回话。众人知道有事,都各自散去。
  这里贾琏回道:“赖尚荣打发他兄弟尚显进京来请安。”
  王夫人问:“他是云南那府?”贾琏说:“是曲靖府,现在署首府。”说着,玉钏儿递过眼镜儿。王夫人见禀帖上写着:“奴才尚荣谨跪老爷、太太万福金安”王夫人笑道:“几年的孩子作到知府了,这信上的字多,你把大概说说罢。”贾琏道:“他因为兰儿娶亲,巧姐出嫁,孝敬了五千银子、一百两金子。才在外头见过老爷,老爷很有气,说知道他是穷官,这刮地皮的钱断乎不收。急的那孩子紧磕头,求主子赏脸。恰好有客来了,侄儿带他进来给太太请安,讨示下。”王夫人说:“叫他进来,我也要瞧瞧他。但是那东西老爷既不收,我也不好作主。就因那年老太太的事情,路费不够,向他借五百银,他写了封告苦的信,送了五十两银。老爷赌气,原封带回,总说他没良心,所以这个自然不肯收。再者,咱们也用不着这几个钱。”贾琏笑道:“虽然不希罕,也难为他大远的,这点敬心。”王夫人点了点头儿。
  贾琏出去带了赖尚显进来,给王夫人磕了头,替他一家子都请了安。王夫人问道:“你奶奶,你爹妈都好哇?你奶奶还健壮?”尚显道:“托主子福,奴才奶奶精神很好,就是行路总得人搀着。”王夫人笑道:“也是该的,老封君了。”尚显说:“倒是奴才妈还是痰喘,幸而云南天气好。”王夫人问道:“你哥哥跟前几个小厮?”尚显道:“还就是一个丫头。奴才嫂子多病,收了两个人,也没生。”王夫人问:“你有几个孩子?”尚显笑道:“四个小厮,两个丫头。”王夫人笑着说道:“你倒是有造化的。”尚显说:“都是托主子的福荫。”说罢,又跪下磕了个头说:“奴才哥哥打发奴才进京给主子请安道喜,尽奴才们一点孝心。奴才哥哥在外头这些年,真是洁己奉公,断不敢伤了主人的脸。才见老爷生气,也不敢细说,这原是奴才奶奶八十岁,众同寅送的寿仪。奴才奶奶说:‘哥儿、姐儿的喜事,取个吉利。’”王夫人道:“你奶奶都想的到。你在任上当了这几年的二老爷,更会说话了,起来说罢。”尚显又磕了个头,站起身来向贾琏道:“二叔,你老人家也替我求求太太,施恩赏收了,不然我也不敢回去。”贾琏向王夫人说:“既是老嬷嬷这点诚心,求太太在老爷跟前美言,省的这孩子紧着磨。”王夫人道:“既是你奶奶送哥儿、姐儿的,倒不好不收了。”尚显说:“原想打点首饰,皆因外省匠役实在不好,恐其不合适。”又对贾琏说:“还有四只箱子,是云南的土物儿,现在路上,三两日送过府里来。今日还要到大老爷园子里去。”贾琏说:“只怕来不及。”王夫人问:“你几时回去?”
  尚显回道:“总得过了午节。”王夫人说:“你跟着你二叔吃了晚饭再走。”尚显答应了:“是”。王夫人又对贾琏说:“那就交吴新登、林之孝存库。”尚显又给王夫人请了安,随着贾琏出去。
  按下王夫人,且说宝钗自上房回来,进了角门,只听一片笑语。小丫头双怜说:“奶奶回来了。”袭人等迎了出来,见焙茗媳妇秋纹领着个孩子给宝钗请安。宝钗问道:“你来了!”
  说着进房坐下。袭人递过茶来,宝钗问秋纹:“这孩子是你们小铛儿么?怎么不像你?”麝月笑道:“怎么会像他呢?”宝钗说:“记得我还给你作满月,难道不是你生的?”袭人道:“不是他下的,可是他孵的。”秋纹笑道:“奶奶不知道这件事啊,奶奶瞧他像谁?”宝钗说:“我瞧着眼熟,想不起来。”
  莺儿说:“跟珍大奶奶的万儿,记得不记得?”宝钗说:“不是那个细高挑儿,有点像司棋的?”袭人说:“就是他!”秋纹说:“这件事,奶奶可别对二爷说。”宝钗说:“这又奇了,与二爷什么相干?”秋纹说:“焙茗再三的央告我,不教在里头说,怕二爷笑话他。”袭人说:“想来没和奶奶说过。”麝月说:“那些好事自然都告诉过你。”袭人说:“扯臊,我没和你说话!”秋纹说:“那年珍大奶奶放万儿出去,说人家儿,他都不愿意,一心要嫁焙茗,情愿作二房。他妈又不肯,闹的要死要活的,又怕弄出事来。我们那个一天家咳声叹气,我婆婆看着着急,又不敢作主。我说,什么二房三房的,左右都是旧日的姐儿们,弄顶轿子抬过来就结了。”宝钗笑道:“你倒是贤惠的。”袭人问:“你婆婆疼谁?”秋纹说:“都一样,那怕买枝花儿也是一样。这孩子除了吃奶,总跟着我,时刻不离。可是还有一件新闻,奶奶自然不知道。小芸二爷后续的就是小红,林家当初不敢应,还是求了琏二爷向林管家说的。”
  宝钗道:“这件事,我倒听见琏二奶奶说的,都知道,就瞒着太太那边。说新人腿上有残疾,所以没带来磕头。”秋纹说:“头里的小二奶奶竟闹鬼,如今又把坠儿也弄了去。人也闹,鬼也闹,没事就犯犯他们的陈事。说他们在滴翠亭说的话,连林姑娘都听见了。宝钗心中暗笑,说:“这可冤屈死人,谁那么大工夫,管他们那些闲事。”麝月问:“你怎么知道这么细?”
  秋纹说:“我姑妈也在东廊下住,和他们家隔一堵墙,所以知道。听说芳官也还了俗了。本来那时候我们的人也太多,如今又太少。”宝钗说:“老爷总说人多耗费。太太屋里除了玉钏儿,大的四个,中的四个,小的四个。周姨奶奶就是常贵一个。大奶奶那边素云、碧月、晓霞,春草、秋香两个本是跟兰哥的,如今在小大奶奶屋里。三奶奶就是陪房两个。我这里就是双环、双怜、翠香、翠羽,他们三个人每人一个小丫头。四姑娘那边紫鹃多病,磬儿又不中用,就仗着侍砚一个,也闹没人使。”
  正在闲谈,小丫头说:“姨太太家刘妈来了。”只见刘家的进来请安问好,宝钗站起来问了太太的安,又问奶奶们好。
  刘家的一一回答,回头对小丫头说:“外头有两个盒子,是大奶奶给哥儿带来的。”宝钗道:“哥儿搬了家了。”刘家的问:“搬到那屋里去了?”宝钗道:“过了灯节儿就跟了太太去了。”
  刘家的说:“我还没到姨太太那边呢。太太叫告诉姑奶奶,梅大太太到京了。”宝钗问:“怎么没同到任上去?”刘家的道:“梅大老爷不是越级升了福建臬司,旨意不叫进京,就上任去了。皆因二姑爷告假省亲,太太就同少爷进京的,等完了姑娘的喜事才去呢。只有三位姨奶奶跟去了。梅太太这次进京,把柳二爷的家眷也带来了。”宝钗说:“那个柳二爷?”刘家的说:“就是咱们大爷的把弟。听见和姑爷也最相好。”宝钗问:“柳二爷几时有了家眷?”刘家的说:“是二姑爷用一二千银子给他置的,此刻在梅府里住,等八月才娶呢。”宝钗问:“你看见没有?”刘家说:“上次送礼看见过,长的就和咱们太太里间屋里挂的那个吹箫的画儿似的。真是个美人儿,一点的小脚儿,见了人说话很和气,一家子都喜欢。二姑奶奶爱的了不得,说可惜的给了柳二爷。如今太太着大爷给他们置房子呢。家里这会子忙的了不得。”宝钗笑道:“太太是最高兴替人张罗好事。你下头歇歇去罢。”袭人说:“往我们屋里坐着去。”刘家答应去了。
  只见秋纹拿了一包活计,笑道:“只顾说话,把正事忘了。这是领下去的活计,都作得了。奶奶再打点些,我们两人作。他的针线比我细多了!”正说着,人回:“李三姑奶奶来了。”
  宝钗换了件衣裳,忙到王夫人上房见了李绮,彼此谈笑。见李纨带着媳妇曾文淑,又有蔡如玉、平儿都来相见。李绮问:“云姐姐、琴妹妹也久没见了。”王夫人说:“琴姑奶奶家里有事,这程子没来。云姑奶奶正这里住着呢,着人请他去。”李绮道:“不用请,我瞧他去。还要到外甥新房去看看。”又问:“云姐姐在那儿住?”宝钗道:“在蘅芜院祝我陪了你去。”
  说着立起身,同李纨婆媳往大观园来。先到蘅芜院,一进门,见翠缕、侍砚在栏杆上坐着,就知惜春在这里。翠缕、侍砚见他们进来,忙站起来请安。宝钗向二人摇摇手,便轻轻走到窗下一看,见湘云、惜春对坐下棋。惜春手里拈着个子儿说:“我要吃你这一块,又不忍得。”湘云道:“你这些毒着儿是跟着妙玉学的,我竟没防到。”惜春道:“也没见过下一回输一回的。”宝钗在窗外扑哧的一笑,倒把二人吓了一跳。于是大家进房问好让坐。李纨问:“四妹妹今日怎么这么高兴?”
  惜春道:“趁着你们众位在这里,评评这个理。他把我捉了来,叫画一轴白描观音。那如何是随便的事,回去画又不依。又要下棋,他输了就回去画,我输了当面就画。”李绮问:“到底谁输谁赢?”湘云不等说完,笑着叫翠缕:“快收了罢,让我们说话儿。”众人说笑了一回,辞了湘云、惜春。宝钗、李纨、李绮、曾氏都往贾兰房里坐了坐,就到稻香村来用了点心,到王夫人上房吃了晚饭回去。这里各自回房。
  次日宝钗从上房回来,见宝玉下班回到自己房中,袭人伺候换衣裳。宝玉道:“换换衣裳还要拜客呢。”宝钗问:“拜谁?”宝玉说:“梅瑟卿。还要给姨妈请请安。”于是换完衣裳自去拜客,到晚方回。宝钗问道:“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宝玉道:“先到梅家,瑟卿就同到薛大哥那里,柳老二也在坐。说起他新置的房子,就是蒋玉函紫檀堡的那处。因为忠顺王赏了他一所宅子住,所以薛大哥不惜重价一心要买他那房子。”
  宝钗问道:“什么原故偏要买?”宝玉道:“皆因柳老二爱他那些花木,更兼盖造的精细。如今那边不肯说价,连一顷多果园都白送。这边又不肯白要,托了许多人,两下里说和,前日才定准。”宝钗问:“到底是买是送呢?”宝玉道:“作了一千六百银,所以大家约会明日去看房。还叫转邀兰哥,为的是商量写写匾对。”宝钗道:“这些事,要是老爷知道了,你可提防着。”宝玉道:“不怕,梅大爷是老爷最赞的人,总说:‘据自己所见的少年公子,无出其右者。人品、学问都靠的住,毫无纨绔习气。长和他谈谈,大有益处。’”宝钗笑道:“要知道他的行为,只怕更要赞他呢。”宝玉道:“他原不错,不过略放诞些,却也是文人的本色。”
  正说着,见二门上的老婆子拿着两个字儿递给双环,说:“焙茗叫回二爷,这是梅大爷那里送来的。”宝玉接来看了,一个是给自己的,一个是给贾兰的。打开瞧了,是务必请明日早去的话。把那一个交给婆子说:“你叫焙茗把这个送到兰阿哥那边,听个回信来回话。”婆子接了,自去传话。不一时,见贾兰笑嘻嘻的走到院里,问:“叔叔在家么?”宝玉说:“你进来罢。”贾兰进房给宝玉、宝钗请了安,把字儿递与宝玉,说道:“叔叔想明日还是去不去呢?”宝玉道:“不去不是劲儿。去罢,又怕老爷知道。”贾兰笑道:“要不是有蒋家这层,却倒无妨。”宝玉道:“可不是为这个,咱们外头商量去。”
  于是叔侄二人出来,焙茗跟到宝玉书房,问道:“爷明日去不去?来人还等着呢。”宝玉将对贾兰的话又说了一遍。焙茗道:“爷索性回明白上头,就说是梅大爷请吃饭。那是老爷最夸的人,自然没事了。”贾兰笑道:“好小子,会撒谎。我明日有事也托你办,自然妥当。”焙茗笑道:“不是奴才会撒谎,是见爷们没主意。”说着作了个手势,“这里头不是有他,也不用这么为难了。”宝玉笑道:“滚罢!你对来人说,回去请安,明日我们准去。”焙茗答应去了。不知宝玉叔侄明日去与不去,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七回 邢岫烟割肉孝亲 贾存周承恩赏寿
  话说宝玉叔侄次日回明了王夫人,往梅宅赴席,便带了焙茗、锄药、跟贾兰的金英小跟班的鹿顶儿。里头交出衣包帽盒,将要上马,见贾环下班回来,下了马先与宝玉请了安,贾兰又与贾环请安。贾环问道:“这么早,那儿去?”宝玉道:“梅瑟卿请吃早饭。”于是贾环进内。这里叔侄二人到了薛家,先进去给薛姨妈请了安,又见过香菱、岫烟,都问了好。出到书房,梅瑟卿、柳湘莲早来等候,彼此叙谈了一会。宝玉向薛蟠道:“早些吃饭,恐其路远。”薛蟠道:“不忙,还有人呢。”
  一言未了,只听院里笑道:“我可来晚了。”只见小厮们掀起帘子,进来一人,你道是谁?原来就是那茜香罗的旧主人。
  向众人请安问好毕,别人还不理会,唯有宝玉这一喜真是非常之喜,忙过来拉了他的手,笑道:“如今作了官了,怎么旧日的朋友都不认得了。”蒋玉函笑道:“岂敢,岂敢!皆因差使忙,所以短请安。再者,尊府上没事也不好常去。上次与大老爷送寿礼,还是我去的。”宝玉道:“我怎么不知道呢?”蒋玉函说:“想是你没听见说,昨日薛大爷差人叫我今日来,好容易腾挪了一天,晓得你们众位都来,我惦记的很。”瑟卿笑道:“不必说了,留着话城外说去罢。”只见众家人调桌搬椅,不一时摆齐了饭,按次坐下。一时吃完了饭,传出去预备车马。
  一行人出了城,走了半天才到。原来这紫檀堡是个小小的镇店,这房子离村还有二里多路,门前一道小溪,上面架着座草桥,可通车马。围着墙尽是槐柳榆楸,墙里的薜萝垂于墙外。
  过了桥,是座清水脊的门楼,东边栅栏门,自然是车房、马圈,不必说他。到了门前,一齐下马。迎门一座磨砖影壁,影壁前一块涧石,早被那薜萝缠满。西边四扇洒金绿屏风,南面一溜门房,北边小小五间客厅。厅后,东边小角门通厨房。西边雕花瓶儿门,望去里面树木阴森。正面是垂花门,进了门,一道石子嵌的十字甬路。两边东西厢房,院里两大棵西府海棠,南墙下开满玉簪花。北面小小三间出廊的上房,玉色宫纱糊的窗隔,房中小巧,装修十分精致,不必细述。出了正院,刚到瓶门,一股甜香扑人。这院里周围游廊,堆着几块假山,东边一棵梧桐,西边一棵丹桂。看了那簌簌红樨,阴阴绿叶,宝玉、贾兰齐说道:“有趣!”瑟卿笑道:“自然有趣,这正是‘喷清香,桂花初绽!’”说说笑笑进了书房,房内并无隔断,前后出廊,两面都是纱屉,设着几张桌椅。后院里一片竹林,两棵口檐的大芭蕉,廊下摆着有三四十盆秋海棠,红白相兼,花光灿烂。宝玉见了白海棠,便想起那年大家作海棠诗来,呆呆的看,众人不知其故。
  只听薛蟠说:“喝酒罢!”宝玉一回头,见酒饭已齐,便来入座。贾兰道:“可惜没带了笛来。”薛蟠道:“晚上早打发人连鼓板、弦子都送来了,可唱什么好呢?”宝玉道:“你没听见我们年兄说:‘喷清香,桂花初绽’,《小宴》就很好。”
  蒋玉函道:“那不是独角戏,只好唱第四支‘泣颜回,花繁秾艳想容颜’那一支。”贾兰道:“那几句有什么听头?”薛蟠向跟班的阿巧说:“你和蒋大人唱罢!”蒋玉函笑道:“薛大爷又打趣人了。”薛蟠嚷道:“你们府里都称呼你大人,我们自然也该称大人的,我先敬你一杯。”阿巧道:“小的唱的不好,况且那是正生角色。”梅瑟卿斟了一杯酒,出席来递与柳湘莲,又作了个揖,说:“柳二哥,你和蒋公唱罢!”湘莲笑道:“我唱你随!”瑟卿道:“只怕我这样儿配不过你!”
  众人哄堂大笑。于是瑟卿吹笛,湘莲自己打鼓板,阿巧弹弦子,柳、蒋二人同唱“天淡云闲”。只这一支,便把宝玉叔侄乐的手舞足蹈。宝玉忙斟了两杯酒,笑道:“我借花献佛。”二人站起身一饮而荆接着,又是贾兰、瑟卿、薛蟠每人用大玻璃盏敬酒,蒋玉函笑道:“柳二爷是海量,我要是这样喝法,真可要‘影濛濛空花乱双眼’了!”宝玉道:“不怕,你要醉了,我和你同车把你送到家去。”瑟卿笑道:“那又是一出了。”
  蒋玉函说道:“不用你们众位说,唱完了《长生殿》,咱们再唱《花魁记》。”大家听了都笑起来。薛蟠道:“天也不早了,唱完了吃些点心,该进城了。”宝玉问湘莲:“吉期定于何日?”
  湘莲道:“老太太叫人择的八月十六。”贾兰问薛蟠:“二舅舅今日怎么没来?”薛蟠道:“他忙的很,老太太派他置办衣服首饰,还托了我们长利当铺周掌柜的帮办,总要鲜明热闹。”
  湘莲道:“为这件事,老人家实在费心,我真不过意。”薛蟠说:“家母说来,那年平安州遇见贼,若不亏了你,连我的性命都没了,岂止银钱呢。”湘莲道:“老人家若是以此为念,那倒不是疼我了。”说着,吃完了点心,外面伺候已齐,各乘车马。一路上看那碧天云淡,野水波澄,柳叶添黄,苹丝减绿,远远的斜日渐沉,暮烟初起。宝玉在马上看了这秋色,又想起刚才唱的《小宴》。当日明皇与贵妃何等的恩爱缠绵,后来马嵬驿那般结果!正然颠倒寻思,焙茗用鞭子指着说:“爷顺着那棵大松树往西瞧,那不是水仙庵!那年九月初二,咱们在井台儿上烧香。”宝玉听了,想起祭金钏儿的事来,不由一阵伤心,不知咕咕哝哝说了几句什么。焙茗说:“怎么又伤了心了?”
  宝玉道:“谁伤心?是迷了眼了!不用胡说。”不一时,进了城门。大家在马上拱了拱手,各自回家不提。
  且说宝玉、贾兰到家,见过王夫人,贾兰自回园中去见母亲。宝玉回到自己房中向宝钗略说了说今日出城的事,就叫袭人服侍睡下。袭人出来悄悄向宝钗说道:“二爷今日出门回来,无精打采的,不是又有什么心事?明日叫人问问焙茗就知道了。”
  麝月在旁说道:“常和那些人在一处,有什么好处?”袭人因有薛蟠在内,恐宝钗嗔心,便瞅了他一眼。宝钗笑道:“什么心事,不过马上颠了一天乏了。你也太多心了。”说罢,宝钗卸了残妆,盥漱已毕,也就歇下。只听宝玉在梦中说道:“香断总缘卿薄命,珠沉休怨我无情”后头几句就听不真了。
  次日起来,宝玉自到王夫人处请安。宝钗梳着头笑向袭人道:“你倒猜着了,梦里念了两句诗。”袭人道:“奶奶说给我们听听。我虽不懂,如今常听见奶奶和爷讲究,也略听出点儿来。”宝钗便念道:“香断总缘卿薄命,珠沉休怨我无情。”
  袭人听了,笑道:“这成了那年祭芙蓉花神,林姑娘还给改的什么茜纱窗。后来才知道不是祭芙蓉花神,是祭晴雯。我们还都笑那位芙蓉神。听起这两句来又不知是朝着谁呢?”正说着,宝玉进来问宝钗:“你们说什么两句两句的?”宝钗笑道:“有两句好诗。”宝玉问道:“什么好诗,谁作的?”宝钗道:“我知道谁作的?”宝玉道:“你念与我听听!”宝钗便念与他听。宝玉听了,便说道:“因昨日他们唱《惊变》,我随便作了两句,又没写出来,你怎么知道?”宝钗道:“你梦里说的!”宝玉笑道:“真所谓‘醉呓语,醒堪怕!’”于是众人也就信了。不提。
  过了几日,到了中秋佳节,仍在凸碧堂饮酒赏月。因连年诸姊妹死的死,嫁的嫁,湘云又回家过节,颇觉岑寂,无非应酬而已。
  次日便是柳家喜事,宝玉、贾兰、贾环、并贾珍父子、甄宝玉、梅瑟卿等诸人都去贺喜闹房。热闹了一日,都夸赞非柳二爷这样人物,也消受不起这位金氏奶奶。原来这位柳二奶奶就是那年梅瑟卿游虎丘所携的金阿四。此次从苏州过,闻得鸨母已死,就用一千二百银在元和县替他解了乐籍。求梅夫人带进京赠与柳湘莲为妾。
  闲话少提,且说薛姨妈年老之人,连日辛苦,在城外住了几天,受了秋寒,勾起老病,服药无效,卧床不起,十分沉重。
  宝钗、宝琴都回家守病,王夫人、李纨、平儿、探春、湘云等轮流看视。蟠、蝌二人领着家人分头张罗后事,幸而寿木寿衣都是早已预备下的。香菱急的派人各庙烧香许愿。这日正是九月初一,邢岫烟拿着包药到佛堂去。众人只道是祷告神佛,也不理会。过了半天,见他用小银盘托着一盅药,走到薛姨妈床前侍立。薛姨妈睁眼看见,说道“你们又要我吃这苦水。”岫烟含泪道:“太太吃了这药就好了。”宝钗在旁劝道:“妈妈吃了这药罢,好了是我们大家的造化。”说着上床扶起头来,就岫烟手里一饮而荆香菱拿过嗽口水来嗽了口,依然睡下,合上眼便昏昏沉沉睡去。有四刻工夫,醒来见宝钗、宝琴、香菱、岫烟四个人在床前屏息坐守,便向他们说道:“这一觉睡的好舒服,倒像有点饿。”同喜伺候嗽了口,众人齐问道:“想点什么吃呢?”薛姨妈笑向宝钗道:“想点有味儿的吃。”
  宝钗说:“还是喝点粳米粥,等过两天再吃荤的。”于是妯娌两个服侍喝了几匙粥,嫌口淡,宝钗撕了一点笋尖喂了。便说道:“我才梦见一位白发老婆婆对我说:‘你原该寿终,因你侄妇行孝借寿,再延你二十年寿数。’”说着向邢岫烟点点头儿说:“你快给菩萨烧香去。”岫烟答应自去烧香。从此日见其好,不到半月精神复原,倒比从前健壮,一家人十分欢喜。
  又兼薛蟠生子,自然有许多亲友庆贺。此时二位姑奶奶各自回家,才知道邢岫烟割肉煎药,姊妹二人十分感激。
  过了几天,已近贾相国六旬寿诞之期。枢密院早有信来知会赏寿,荣国府上下内外忙个不了。自府门至上房悬花结彩,传了两班新戏。前几日就有众亲友送来寿礼。到了这日五鼓,各具公服等候接旨。至卯正传到信来,贾相国率领子孙暨族中居官者,都在府门外跪接,两边奏着细乐。一时天使到来,原来荣禧堂院里扎了三间彩亭,将御赐物件供在上面。天使宣读旨意:御书福寿字各一方、黄金无量寿佛一尊、白玉寿星一位、翡翠如意一柄、紫檀三镶如意一柄、仇英画“香山九老”一轴、夏珪画“霖雨苍生”一轴、沈周画“富贵长春”一轴、唐寅画“麻姑献寿”一轴、珊瑚朝珠一盘、伽南朝珠一盘,刻丝蟒袍料一件、平金蟒袍料一件、宫锦十二端、一两重金锞一百个、一两重银锞五百个。钦差宣读已毕,贾政朝上谢恩,送天使回朝覆命。接连是东平王亲笔一丈大寿字一轴,对联一副,是:因孝悌传家是必一身增五福,以忠公治国故能众口祝三多。
  西平王送来雕漆屏风一架,上面是金玉珠宝镶嵌的各样形式一百个壁瓶,插满芙蓉桂花。北靖王是一个白玉盆里珊瑚架上翡翠枝叶赤金丝蔓挂着大小一百个天然珍珠葫芦。忠顺王送的是府里新排的一班小戏。余外各有洋酒不必细说。
  西大厅院里搭了戏台,真是筵开玳瑁,褥隐芙蓉。又有众亲戚女眷都在王夫人上房看戏,十分热闹。又说起薛姨妈如何病,邢岫烟如何割肉,感动菩萨延寿二十年,众人听了无不称赞。这日戏文唱的是全本《儿孙福》,都说那徐小楼虽然享福,究竟是寒士出身,那及这位中堂,真是全福。你言我语,趋奉个不了。到晚席散,各自回家。
  次日五更,贾相国入朝谢恩。探春、巧姐、湘云、宝琴住下,连看了四五天戏。王夫人留邢夫人在城里多住几天,因大观园芙蓉盛开,诸姊妹也要看花玩耍。谁知因芙蓉一开,又引出一件事来。要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八回 五儿私乞玫瑰露 王婆夜遇芙蓉神
  话说荣国府过了贾相国的寿诞,忙了几天。这日在凹晶馆设摆酒宴,看那两岸上的芙蓉,映着那一片斜阳,另有一种媚人姿色。偏又有几个倦蝶在花间来往,十分有趣。至晚席散,薛姨妈就同湘云住在蘅芜院。灯下闲谈,便问湘云:“你们太太的什么亲戚在山西作官?从不爱出门倒肯出外。”湘云笑道:“那里是太太的主意,太太也作不得主,都是我们那位陆令萱,听见舅老爷要接到任上去住几个月,他就一力撺掇。也不管一个太原总兵有多少来项,就想捞钱。”薛姨妈道:“人家衙门里自然各有管事的人,如何容亲戚家的下人分肥?”湘云道:“姨妈不知道,舅老爷的管家骆提婆是他儿子。”宝钗笑道:“妈妈不用信他谣言,不知从那里拉到那里去。可巧他姓陆,他儿子姓骆,自然他主人就该姓高了。谁听你讲北史呢!况且你们陆奶奶,我知道他没儿子。”薛姨妈笑道:“我当作真事,谁知是古事!”湘云道:“怎么不是真事?虽然不是亲儿子,比亲的还孝顺呢。这一到山西,母子同心,那衙门里就不用想安静了。舅老爷上了年纪,本来是位忠厚长者,舅太太向来不管事,姨娘又是他的侄女儿,如何不是一路呢?”
  说着话,只听钟打了十一下。宝钗道:“不早了,妈妈明日还要回家呢。”湘云道:“难道办满月还用老太太帮着?”
  薛姨妈道:“虽不用帮着,也得早些回去,把我那后房收拾收拾,你们好祝不然,看了夜戏回家,未免太辛苦。”湘云问:“几天?”薛姨妈说:“家里唱两天,伙计们送一天,听见说柳老二和蒋大爷还要送一天。接你姐妹们听完了戏再回家,岂不省事?。于是宝钗站起身来,说:“妈妈歇着罢!”又向湘云笑道:“你也别叨叨了。”湘云笑道:“请罢。”早有婆子、丫头执灯伺候,只见宝钗走到薛姨妈跟前,说:“三姑奶奶也得留住。”薛姨妈道:“那自然,还要下帖请呢!”湘云道:“你真不落事。”正说着,只听窗外麝月、莺儿的声音,说:“我们来的正是时候。”宝钗问:“二爷进来没有?”莺儿说:“进来好半天了,和他下了两盘象棋。他输了,还要下。二爷教接奶奶来了。”湘云问:“你们大姨奶奶作什么呢?”麝月说:“快交立冬,又犯了病了。”薛姨妈道:“那孩子的身子也是弱。”湘云问:“没吃药吗?”麝月说:“姨太太给的白凤丸,吃着倒好,这两天吐的好些了。”湘云道:“都是那年在怡红院玩火,弄成终身之患。”宝钗说:“越说话越长,没完了!妈妈歇着罢。”于是众人簇拥着自去安歇。这里薛姨妈、湘云也就睡了,一夜无话。
  到了次日,吃过早饭,薛姨妈辞了王夫人回家料理。过了两日,就是薛家佛保满月,摆酒唱戏十分热闹。众亲友都去道喜庆贺。贾府上自王夫人起,都去作满月,首饰、衣服、铃铛、寿星、羊酒、如意不必细说。这日因袭人病着,宝钗只带了莺儿、双环、还有两个仆妇,留下袭人、麝月看家。麝月向袭人说道:“都是为你这个业障装死儿,叫我没的戏看。”宝钗说道:“原说你们替换着去,后两天是人家送的戏,还更好呢。”
  袭人说:“你听见了,这么大还赶脚,也不害羞。”说着,一面着婆子们把包袱等交出安车,这里众人送宝钗到上房请安。
  恰好王夫人也收拾完毕,还有李纨婆媳、平儿、蔡如玉,更有各房仆妇、丫环,伺候王夫人上轿,各人上车往薛家去了。
  且说袭人、麝月送了宝钗回到自己房中,二人坐下吃饭。
  袭人只喝了半碗粳米粥,麝月吃完饭。小丫头捧过漱口水来漱了口,将洗了手,只听小丫头说:“柳家五姐姐来了!”二人齐说道:“他来了还用回事?”只见五儿笑嘻嘻的掀帘进来,向二人问了好。袭人道:“久不见你,更出息了。”麝月道:“那阵风把你吹来的?”五儿说:“我实在想你们,皆因不在里头当美,不敢进来。”袭人道:“坐下说罢。”五儿接着说道:“今日听见太太、奶奶都出门,所以进来瞧瞧姐姐们。”
  麝月叫丫头倒茶。五儿含笑说道:“今日一来瞧姐姐们,二来还要讨点东西。”袭人说:“你要什么?只要有,就送你。”
  五儿说:“皆因我舅母伤寒病,六七天没出汗,只想玫瑰露吃,这话可别对我妈说。”麝月笑道:“你这小蹄子,又不知闹什么鬼?”五儿把脸一红说:“有个原故,我告诉你。我原说进来讨点儿,我妈说:‘进来瞧瞧姐姐们,还不定有乱儿没有。
  再寻东西,叫人知道了又是一番口舌!’”袭人道:“这倒没要紧,寻药治病也是好事。我这里有姨太太给的一瓶。秋纹上次寻了些去,还剩了半瓶,送你罢。倒是你多坐会,晚上我着老宋妈送你去。”五儿说:“我可不能多坐,他老人家这两天正没好气呢。回去晚了,又要骂我了。”
  正说着,隔着玻璃见玉钏儿同了彩云进来,玉钏笑着说:“有客来了。”说着进来,看见五儿,说:“嗳哟,你打那儿来?”袭人道:“我还要问你,你们俩怎么走到一处?”玉钏道:“听见你欠安,早就要来瞧你,这程子竟忙满月的活计。”
  麝月道:“瞎话,那些针线上的还用你作?”玉钏道:“虽不作,比做还费事。太太出的样儿还得我告诉他们,不然就做错了。”彩云道:“我们那边两个细针钱上的,一个害眼,一个告假嫁女儿去了。都是我们娘儿三个做的,那一个五子夺魁的围嘴儿,就是我扎的。”
  五个人正然说笑,忽见二门上的老婆子回道:“姨太太给二位姑娘送来一桌果子,还有六盒子:两盒点心、两海碗、两大盘菜。”袭人说:“着小幺儿们挑进来交内厨房,明日再取家伙罢。”便叫小丫头拿了两吊钱,说:“你对来人说,我们两个给姨太太磕头,这钱是送他喝茶的,你可别说是赏的。”
  婆子答应去了。麝月笑道:“可巧今日有客来,又得吃食,咱们热闹会子。”
  袭人道:“真可是难得你们都有空儿。”回头问五儿:“你才说你妈为什么没好气?”五儿道:“这几天下班儿,找东院老王奶奶要输赢帐,他饶是不还钱,还说了好些闲话。”正说着,只听院里拐棍响,小丫头说:“东院老王奶奶来了。”
  五儿站起身说:“我不见他!”就往东里间去。袭人道:“我也怕他说话,就说我病了。”玉钏说:“他见了我,横竖不能多坐。”小丫头掀起帘子,王婆进来。三人迎着问好让坐,齐问:“你老人家今日好闲在!”王婆道:“太太在园子住,我们整天家没事。”玉钏儿道:“为什么不找解闷儿事作?”王婆道:“你还说呢,那天凑了几个人,原是解闷儿,谁知他们就当件正经事。”麝月问:“你老人家输了赢了?”王婆道:“其实才输了几吊钱,他们就当帐要,你说可气不可气。”又问:“花姑娘,莺姑娘呢?”麝月笑道:“奶奶都带了听戏去了。”王婆道:“不是我说,要去都去才是!”玉钏儿道:“你可说呢。”
  王婆道:“我找花姑娘寻药,我们亲家痰气,要寻几丸活络丹。”麝月道:“这可没有。”玉钏儿道:“为什么不向你们二奶奶讨去,药库里什么药没有?”王婆道:“我没那么大工夫和他张口。”玉钏儿说:“嗳哟,这又奇了,难道你不拿他当奶奶待?”王婆道:“几天的陪房丫头,不知怎么哄动了二爷,又遇着我们那位傻心肠儿的奶奶收在屋里,如今扶了正,想和我拿主子的腔儿,可不能。”玉钏儿道:“怪不得那年为晴雯的事,二太太说你直爽。”王婆道:“提起晴雯那丫头,实在没出息,永远瞧不起人。好容易死了,还有人说作了花神,我不信有那样浪神仙,不像姑娘们这么和气。还有一个讨人嫌的,就是柳家的五丫头。模样儿和晴雯一样,见了人更酸,将来也不是个好货。我从小儿跟大太太,后来出阁的时候陪过来,直到六七十岁,总是这么一个劲儿。不然,主子、太太都说我好。”玉钏儿笑道:“原来你老人家的出身也和我们一样,怪不的倒肯这么丫头长丫头短的。”说的麝月、彩云一齐大笑起来。王婆道:“你们不用笑,要不是又能干又好,就这样靠的住了。”麝月笑道:“若不靠的住,就把家交给你了。”说着三人又笑起来。花、柳二人在屋里听着又是有气,又是好笑。
  忽听二门上婆子问道:“王奶奶在这里吗?大太太打发人取东西来了。”王婆答应着站起身来,玉钏儿说:“快去吧,看等着用。”才走到门口,回头向玉钏儿道:“二姑娘,告诉你妈,今儿晚上在园门口班房里还有一局呢。”玉钏道:“我妈跟太太出门了。”王婆道:“不忙,五天的工夫呢。”说着自去。这里袭人同五儿出来,说道:“这是怎么说,找到屋里来惹气,快卷起帘子出出这酒臭。”麝月道:“别管他,咱们吃饭罢。”于是摆上果菜,五个人坐下。又叫小丫头把宋妈叫来说:“你到柳婶子家,就说我们四个人留下他们姑娘掷骰子,晚上着你送他回去。”老宋答应去了。柳家的听见这四个人同他女儿玩耍,如何不乐从。
  且说袭人等一边吃着饭,一边便说王婆方才的事。五儿说道:“他说琏二奶奶也罢了,不知他们的事。我又不招不惹,管我像谁,既说像晴雯,我就替晴雯报仇,收拾收拾这老蹄子。”
  玉钏儿道:“你还没听见他背地里批评人呢,说我在太太跟前比鸳鸯伺候老太太时候字号还大。太太的东西都在我手里,所以总要和我妈耍钱。说我们娘儿们在太太跟前站的起来。”
  麝月向彩云道:“才是咱们两个,要是你们赵姨太太那脾气儿,嘴巴子早上了脸了。”彩云道:“那会子要是大老爷留下他,他就不这么说了。”玉钏道:“想是大老爷不爱那个扁鼻子。”
  麝月问:“你有什么法子收拾他?”五儿向袭人道:“我记得芳官的行头不是还收着吗,你找出来我自有用处。”袭人道:“算了罢,别闹了,看上头知道。”麝月不等说完,站起身说:“你不用说,拿来必合你的意思。”便带了两个小丫头去了。
  彩云道:“闹晚了,看二爷回来。”袭人道:“今日值宿,早起去道了喜就上衙门。”玉钏道:“怪不得这样闹法。”只见麝月拿了一件舞衣、一围宫翘、一条裙子,还有一件绣花短袄、一条彩裤。笑嘻嘻对五儿说道:“对不对?”五儿笑道:“好极了!”众人问道:“要唱那出?”麝月道:“都知晴雯作了芙蓉花神,他扮作花神,我扮作童儿,到园子里等他,泄泄这口气。”五儿道:“不用远去。趁着月色,在芙蓉花下等他。他每日耍完了,为抄近,这是他必由之路。”玉钏道:“难道不怕听出声音来?”五儿笑道:“我跟着芳官学过几句戏,就照戏上道白,他那懂得?童儿不用说话。”于是五人吃完饭,又说了回闲话。天已黄昏,麝月、五儿提了包袱,到老宋妈屋里去装扮。这里玉钏、彩云各自回去不提。
  且说麝月、五儿二人装扮起来,宋妈问:“姑娘们要唱那一出?”二人嘱咐千万别说。听了听,已交三更。便悄悄走到芙蓉树下,看那一轮明月照如白昼。远处只听拐棍响,就闪在树影里。只见王婆叨叨唠唠一人走来,麝月在前,五儿在后,迎到面前说道:“王婆!今日相逢,断不能饶你。我与你无冤无仇,你是大太太的陪房,我是老太太的丫头,拨在宝二爷屋里当差,与你毫无干涉。你在太太跟前造了多少谣言,生生把我气死。如今虽作了芙蓉花神,此仇不能不报,定要追你狗命!”
  王婆也不知是神是鬼,捣蒜似的磕头:“只求神仙娘娘饶命,再也不敢造谣言了。”五儿道:“既是苦苦哀告,暂且饶你。待我奏知玉帝,下世罚你脱生个母猪,横骨擦心,终日在烂泥里打滚,永世不得人身。但是,死罪已饶,活罪难饶。童儿,将他掌责一顿!”麝月走去揪住头发,用力打了几个嘴巴。打的那婆子怪叫。五儿眼尖,见远远树林一片灯光,就知李纨回来,便说道:“童儿暂且饶他,时刻已至,随我回仙宫去者。”
  二人便向假山后,回到宋妈屋里卸了装,叫宋妈趁人乱送五儿出去。他也就卷旗息鼓,回房去了。不知王婆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标签:红楼梦 好孩子 龙舟 四川 送礼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朝野佥载》、《廿载繁华梦》(粤东繁华梦)、《劫余灰》、《女娲石》、《梼杌闲评》(明珠缘)、《金瓶梅传奇》、《三刻拍案惊奇》(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醒世奇言》(醒梦骈言)、《林兰香》、《世无匹》(生花梦二集)、《春秋配》、《黄绣球》、《十二楼》、《连城璧》(无声允)、《文明小史》、《中山狼传》、《明月台》、《警寤钟》、《常言道》(子母钱、富翁醒世传、富翁醒世录)、《医界镜》、《善恶图全传》、《负曝闲谈》、《快士传》、《西湖二集》、《广陵潮》、《糊涂世界》、《最近女界鬼蜮记》、《最近社会龌龊史》、《发财秘诀》、《金瓶梅传奇》、《瓜分惨祸预言记》、《鼓掌绝尘》、《痴人说梦记》、《古戍寒笳记》、《返生香》、《笔梨园》、《歧路灯》、《黑籍冤魂》、《大马扁》、《十一才子书·鬼话连篇录》(何典)、《雅观楼》、《海上花魅影》、《金陵秋》、《鸳鸯针》、《英雄泪》、《贪欣误》、《瞎骗奇闻》、《玉燕姻缘全传》、《笔耕山房弁而钗》(弁而钗)、《黄金世界》、《歇浦潮》、《型世言》(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剖心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另外,更多精彩世情小说正在火热更新中,敬请期待哦!。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7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