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随笔

一个不会“演戏”的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郑文峰,遇到一群“影帝”级别的学生

时间:2019-8-27 5:24:23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2434   评论:0
内容摘要:...
  有个段子,很多人都听过:
  记者:如果您有100亩地,您愿意把一半收成捐出来吗?
  大伯:愿意!
  记者:如果您有两栋别墅呢?
  大伯:愿意!
  记者:如果您有两部车呢?
  大伯:愿意!
  记者:如果您中了五百万大奖呢?
  大伯:愿意!
  记者:有两头牛呢?
  大伯:不愿意。
  记者:为啥?
  大伯:我真的有两头牛。
  斯蒂芬妮·奎尔作品“两头牛”(2013年)
  小时候,我家在小镇上,周末放学经常要干农活。有一次的活是修田埂,即把杂草除干净,填补坑洞,让它变得干净平整,然后可以放水插秧。那田埂小半个人高,我埋着头挥舞锄头,很快就修完了,我站在田埂尾端,双手撑着锄头,头靠在锄头长柄上,看着整齐、滑溜的埂面,感觉很漂亮,心里美美的,就好比,脚底的泥从脚趾缝里“滋溜”一下挤了出来。我爸过来一看,给予表扬:“干得很快啊!”然后讲了一个过去的笑话:“公社生产队一起出工,十几个人驻着锄头,撑在一条田埂上,一杵就是半天,田埂都要被压断了,也还没有修完,然后又收工,因为食堂开饭时间到了……”
  后来呢,我渐渐知道,有那么一个历史阶段,我们社会的许多人习得一个重要的本领——熟练使用两套话语体系。白天是一套,在批斗会上怒目圆睁、咬牙切齿、高喊口号:“打倒***!打倒***!”包括批斗自己身边的老师;晚上回到家,夫妻之间、父子之间,说的又是另外一套。特别是在农村,饥饿是更大的主题,“为什么我们打倒这么多人了还吃不饱饭?”
  虽然全国只有八个样板戏,但是,每个大院,每个村子,都有很多“影帝”。大家是在现实中奉献影技,而不是在屏幕上。在一条田埂上撑着锄头一撑一个上午的十几个“社员”,都是影帝,很难熬的,得各种理由演出来,得显得很努力的样子。“我真的有两头牛”这位大伯呢,距离影帝就还有一段距离。
  后来,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意思就是:事情本来该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该修田埂就修田埂,该多快修田埂就多快修田埂,是鹿就是鹿不是马,是马就是马不是鹿,不能说呦呦鹿鸣是呦呦马鸣,不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把过去那些假大空的条条框框丢掉,改革开放,得到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支持,“两套话语体系”也渐渐被放弃了,老百姓的日子好了起来,这些年取得的成果是举世瞩目,多数人民群众奔小康了,吃肉不是大问题了(当然也开始焦虑肥胖这类“富贵病”)。
  但是啊,基因的力量是无穷的,影帝没有绝代,生出不少小影帝。
  最近有个新闻,一不小心,动静很大。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郑文锋,开了一个研究生通识课《创新的本质》,一些学生把这门课当做“水课”,准备忽悠过去,拿个高分。但是,郑文锋不含糊,要求学生写12000字的作业,不允许学生们随便糊弄过去。在课程群里,一些学生说要写《论四大发明的创新》这个题目,被他否定,“创新别用古代”“都9102年了,别总去翻给老祖宗编出来的优越感,‘四大发明’在世界上都不领先,也没形成事实上的生产力或协作……创新是一个科学的系统过程,不是一个概念……这个作业听了课就非常好写,没听课就不好说了,相当于啥也不知道,当然不好写。”
  学生立即反击:“我严重怀疑你是美分……”后来流出来的学生聊天记录中,有这样的话:“打快攻收集不了太多证据”“最好是能勾引他说一些反动的话”“然后就有举报的证据了”“你可以说辩证法很好”“他肯定会怼你”……

  果然,因为这次群聊,电子科技大学真的就给郑文峰处分了:取消评奖评优、职务晋升、职称评定的资格,停止教学工作,停止研究生招生资格,期限为24个月。

一个不会“演戏”的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郑文峰,遇到一群“影帝”级别的学生

  对于正在人生关键时期的副教授来说,两年的处分,几乎相当于一次事业崩溃。如果他不去认真对待这门课,配合学生们演一场认真学习的戏,放水让不上课的学生们也得高分,那么,这些事都不会有,他会正常晋升、评优,岁月静好。对吗?但是,他没有。
  一个不会“演戏”的副教授,却遇到一群“影帝”级别的学生。这一整套挖坑、诱供、反击,底子是“影帝”心机和技能。
  可是,这些1990年代后期才出生的年轻人,是如何无师自通地掌握这些技能包的?
  我在最近两篇文章中,反复说“这一届年轻人,很有希望”。我说的是,像湖南新晃邓世平之子一样沉着冷静的年轻人,很有希望;像北上广租客一样奋起抗争甲醛房、偷拍屋的年轻人,很有希望;像广东珠海远大美域新城小区业主一样认真对待自己权利的年轻人,很有希望;像湖南慈利张阿琴、张阿丽姐妹一样25年如一日为父追凶的年轻人,很有希望。
  但是,像电子科技大学里那些给老师挖坑的年轻人,不在此列。
  这是两种年轻人。
  对于第一种年轻人。现实不会因为一个人是好人而更好地对待他/她。正如邓世平的儿子忍辱负重17年,正如追凶姐妹25年全国漂泊最后连父亲的坟都差点没保全。
  但是,第二种年轻人,一个拥有“影帝”心机的人,一个熟练使用“两套话语体系”的人,往往在现实中如鱼得水、春风得意马蹄疾。正如电子科技大学郑文峰事件中的学生,老师被处分了,以后恐怕再也没人敢不给他们高分。老师们都是很聪明的,也会趋利避害保饭碗。他们拿着研究生文凭,走进社会之后,这一套“套路”又会运用到工作单位。过去,北大钱理群先生将一些大学生的表现,总结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如今,他们升级了,已经是“影帝级的损人利己主义者”。有些人,甚至是“专门害人,毫不利己”。他们虽然没有什么科技发明,没什么文明贡献,但却有能力把整人的技术发明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很多本来很有前途的单位,就是被这样一些人整来整去整垮的。
  一个社会有没有希望,就是要看,是哪一种年轻人占据上风。
  “实事求是”提了几十年了,几乎每次重要大会都会写在大横幅上,为什么?因为它是用很多代价换来的教训,是金子般的四个字,当时大家认为它应该成为我们的基础常识。今天,我们仍然需要继续努力,普及这四个字。
  “四大发明”,是西方学者李约瑟提出来的。难道,郑文峰作为一个中国学者,一个任课老师,就不能提出一点自己的认知观点?大清帝国,几亿人口,一管几百年,清廷历代帝王还都特别勤政,为什么大清帝国没有向人类贡献一个重大发明?以至于当时的中国全面落后于世界?原因很多,其中有一条肯定跑不了:文字Y。
  如果一个人因为他在学术上说了什么不同观点就要被惩罚,那么,为什么还要请老师来上课呢?直接发一本教材学生们背诵抄写岂不是更节约经费?开那么多大学干嘛?
  还有一个段子,听过的人不是那么多:
  有一个明星,到处作报告,一天,他去某疯人院作报告,事先,院长把病人召集起来叮嘱:“作完报告后要热烈鼓掌”。果然,明星作完报告后,掌声雷动,经久不息。明星非常得意,但他突然发现,其中有一个人没有鼓掌。他顿时大发雷霆:“岂有此理,你为什么不鼓掌?”此人回答说:“我的病已经治好了。”
  希望这种“疯病”从这个世界消失,希望某类“影帝”不再有市场,就此绝迹。
  今天这篇,我说得战战兢兢的,其实都是常识,大白话,没有一句是什么高深的见解,但是这种常识很少人说,因为很多人觉得,自己说了没有好处,万一和郑副教授一样的结果就很可怕了,很划不来。但是,你不说我不说他也不说,最后会怎样?


标签:演戏 电子科技大学 副教授 郑文峰 影帝 级别 学生 


上一篇:1999战记最终回
下一篇:非正经影评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9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3013904号-4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