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探秘

张国焘川北苏区“肃反”纪实:女战士因长相漂亮被处死

时间:2019-8-28 10:36:07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659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劝降信成了“通敌”铁证  1932年12月下旬,红四方面军进入川北后连战连捷,队伍迅速壮大,根据地不断扩大巩固。正当红军羽翼丰满之际,张国焘在川北开展了一场较之鄂豫皖更大规模的肃反运动。  张国焘固然曾以“肃反”...
  一、劝降信成了“通敌”铁证
  1932年12月下旬,红四方面军进入川北后连战连捷,队伍迅速壮大,根据地不断扩大巩固。正当红军羽翼丰满之际,张国焘在川北开展了一场较之鄂豫皖更大规模的肃反运动。
  张国焘固然曾以“肃反”为名剪除异己,但那时严峻的现实是,在川陕苏区确有一些反革命分子猖狂活动。反动豪绅组织的“盖天党”、“白扇会”更是利用封建迷信,公然进行武装反革命活动。比如赤北县解放不久,县苏维埃干部正在城中心的土台子上动员老百姓疏通河道,以帮助红军畅通后勤运输。混在百姓中间的“盖天党”分子突然向台上的干部猛烈射击。与此同时,另一彪人马冲进了保卫局赤北县监狱,与犯人里应外合,将县保卫局长和守卫杀死,劫走犯人。
  1933年8月,暗藏在红29军内部的反革命分子与敌人勾结,发动了震惊苏区的“马儿崖事变”。红29军军长陈浅伦、政委李艮等军、师级红军将领几乎被斩尽杀绝,只有副军长刘瑞龙(刘延东之父——笔者注)一人生还。
  面对如此猖獗的反革命活动,采取严厉手段予以镇压是完全应当和必要的。问题不在于张国焘该不该搞肃反,而在于这次肃反仍和以前一样搞得漫无边际,以致不少忠心耿耿的革命者仅因无端猜疑就被推上断头台。更为荒唐的是,有的保卫干部竟以识字多少、手上有无茧巴、皮肤黑白来判断好人坏人,连上衣口袋别钢笔的人也不幸成了肃反对象。
  而且领导肃反的张国焘本人刚愎自用,完全容不得不同意见,在重大问题上稍与他相逆,便被视为异己。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西征川陕途中,曾中生、余笃三、邝继勋等人在小河口会议上尖锐批评了张国焘放弃鄂豫皖根据地等错误。张处境孤立,被迫检讨,但一直耿耿于怀。红军进入川北刚站稳脚跟,他便开始下手:曾中生、余笃三被投进监狱;邝继勋入川不久即被夺去兵权,先去刚成立的川陕省临时革命委员会当主席,很快又被调往赤江县任空头的指挥长。
  1933年2月中旬,川北土皇帝田颂尧倾力围攻红军之际,张国焘亲临川陕省临时革命委员会视察,在走出大门准备上马离开时,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邝继勋说:“看来我给田颂尧写的信不起作用,你过去在川军中当过旅长,军营中袍泽故交很多,你是不是也给他们写封信?即使不能动员他们倒戈,能争取他们保持中立也是好的。”
  邝继勋想了想说:“谢德堪(川军旅长)过去在成都时与我拜过把子,罗泽洲我帮过他的大忙。这次他俩也带兵来了,我可以给他们写封信试试。”
  可是,邝继勋写给罗泽洲和谢德堪的信,却莫名其妙落到了张国焘手上。张国焘以“通敌罪”将这位英勇战将、红四方面军创建人之一逮捕,政治保卫局五花大绑将邝押送到通江洪口乡的关帝庙。曾中生、余笃三也先后被张国焘以“右派集团头子”、“托陈取消派”等罪名关押。
  面对张国焘精心设计的阴谋,邝继勋知道凶多吉少,在执行死刑前的遗书中写道:“中生、琴秋(张琴秋——编者注)同志,我先走一步了。请你们多加保重,如活到胜利,请向党中央报告,邝继勋是革命的,是含冤而死的……”
  几个执行队员把邝继勋的双手反捆上,推到了关帝庙后面的院子里,用绳子套住邝继勋的脖子,将绳头抛过树桠,另外的执行队员抓住绳子使劲一拉……
  5天后,余笃三被杀。1935年9月在川西卓克基,张国焘下令将曾中生处死。
  二、祠堂内的血案
  小河口联名上书的反对者被张国焘一网打尽,而由地方武装川东游击军改编为红四方面军第33军的指挥员们,也很快成了肃反的重点对象。部队被调离原防地,集中在宣汉的南坝场、马桑沟、黄石杠、土门子等几个地方整训学习。方面军派来了300多名河南籍、湖北籍、安徽籍的干部“掺沙子”,执掌各级统兵权。政治保卫局派出十几个肃反工作团一头扎进33军,根据他们掌握的名单,大抓“反革命”且严刑拷打,草草审讯一下,就开始处决。
  噩耗频传,连骁勇善战的红33军97师师长王波也受到了一场惊吓。这天,王波接到罗南辉副军长电话,通知他第二天前往双河场开会。王波带着4名警卫员半夜出发,快马加鞭赶往80多里外的双河场,赶到后,王波才知道会场设在两里外的杨家祠堂,而且只允许首长前去,警卫员原地等候。王波与98师师长蒋群麟、政委龚堪彦步行出了场口。他们凭着军人的直觉发现当日的警戒不同凡响,沿路两侧隔几步就站有一名持枪的红军士兵,而且从服装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他们33军的兵。
  他们当然不可能知道,就在一天前,政治保卫局局长亲率300名执行队员赶到了双河场,守株待兔,等着33军的中高级指挥员规规矩矩前来引颈受戮。
  王波和蒋群麟、龚堪彦一进祠堂大门,便被要求交出武器统一保管。
  王波不安地走进大厅,注意到33军3个师长只剩他一人:蒋群麟刚刚被抓,99师师长冉南轩也不见人影。过去开会时见了下级指挥员的面总喜欢说粗话“涮坛子”,显得特别亲热的罗南辉副军长,也仅是神情冷漠地向他点了点头,眼神中分明有什么难言之隐。
  后院的叫喊声、怒骂声很快传到堂屋里,在座的指挥员们惊慌起来,纷纷交头接耳。王波还有其他参会的33军指挥员情绪激动,要求离开堂屋,却被门口荷枪实弹的执行队员拦住。当保卫局局长得知除33军政委杨克明、政治部秘书长魏传统尚未落网外,其余上了死册的70多人已全部就擒,站起来厉声喝道:“大家不要躁动,在座的同志都是党的忠诚战士,只不过反革命分子太阴险狡猾,他们以假象蒙住了你们的眼睛。我以高度负责的态度向大家宣布,中央分局政治保卫局不是白吃饭的,我们已经掌握了混进33军中的‘盖天党’、‘白扇会’分子的准确情报,才对他们采取行动的。”
  执行队长一声令下,已被五花大绑的黎时中、冉南轩、蒋群麟等73名中高级指挥员被押到了天井上。四周围满了手执雪亮大片刀、杀气腾腾的执行队员,再外面则是子弹上膛的持枪战士。
  黎时中一看这场面,怒气冲冲地向着保卫局局长吼道:“看样子今天这场面是你在当掌墨师了。我问你,大家都是共产党张主席领导的红军,你凭啥把我们捆起来?”保卫局局长没有耐心与他理论,猛然对执行队长大喝道:“愣着干啥,还不动手。”一声令下,众战士一拥上前,雪亮的大片刀向着红军指挥员们的脑袋砍去……
  已被打入死册的杨克明、魏传统刚到场口,一位做过川东游击军战士的老汉从路边飞跑出来大喊:“去不得去不得!”并说自己刚才在杨家祠堂院墙外面看见川东游击军的好多头头被“外省老乡”捆了起来,看样子要砍头。杨、魏赶紧掉转马头狂奔而去,才幸免于难。
  张国焘趁热打铁,又以学习为名下令将33军的知识分子党员干部集中关押,随后,邓廷壁、高继升等二百余人陆续被处决。
  双河场惨案发生前,红33军军长王维舟已被夺去兵权调往彭扬军政学校学习。当众多部下惨死的消息传来,王维舟被强烈地震惊了:党中央派来的全权代表,怎么会用比对付敌人还要残忍的手段来对付自己的同志!当初两军会师敲锣打鼓放鞭炮,每一个官兵都为自己能成为主力红军的一员而倍感骄傲。可是,他们中许多人连红军的军装都没来得及换上,就落入了张国焘设下的一个又一个圈套,砍头的砍头,活埋的活埋,死得惨不忍睹,不明不白!悲痛交加的王维舟不顾个人安危,闯进总部找到张国焘为屈死的战友喊冤,却遭到了张国焘严厉的驳斥:“什么党的忠诚战士?一个个头上包着白帕子,身上穿着长衫子,动作稀稀拉拉,我一看就和土匪差不多嘛。维舟同志,我们虽然算得是老战友了,可是,我仍然得提醒你,在当前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你必须加强自己头脑中的敌情观念。”
  王维舟愤怒地反驳:“国焘同志,你的意思是,我王维舟这么多年来在下川东就率领着一帮土匪在和国民党反动势力作斗争?是谁把我川东游击军当土匪?是国民党,是军阀!我简直难以相信,这样的话,居然能出自你这共产党中央全权代表之口!”
  张国焘冷冷说道:“维舟同志,你太意气用事了,我采取断然措施,也是为了防患于未然,等到发生了29军那样的事件,就后悔不及了。”
  与张国焘的争辩丝毫未能减轻王维舟的痛苦。而且,他还得遵照张的命令,回去收拾这副烂摊子。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也从未对党的事业产生过半点动摇。当部下情绪冲动地要他带领大家离开四方面军另立山头时,他坚决制止;当少数人被大肃反吓得心惊肉跳,背着他密谋拖枪投敌时,他毫不犹豫地采取严厉手段先发制人。他忍着心中的痛苦,顾全大局,一如既往地带兵打仗……

标签:张国焘 川北 苏区 肃反 纪实 女战士 长相 漂亮 处死 


上一篇:光棍节伤不起
下一篇:雷锋夜店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9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3013904号-4 淘乐网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