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言情

民国·徐枕亚·兰闺恨·第22---24回(更新完毕)

时间:2018-10-11 6:44:00   作者:淘乐网   来源:cnxc114   阅读:3034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二十二回 结婚  丝垂络索,双行碧玉之钗。幅展蒙葺,十匹红罗之锦,盘堆象服。交映六珈,匣灿鸾书,平题八字。徐司马先至闽馆,与瘦菊同携聘礼至。盖仲堪暂假闽馆,而以步蟾主婚者,宫花乱舞,爆竹分喧,灯悬熠熠之光,球飐垂垂之彩。杨老礼服相迓,衣饰以外,媵以聘仪三百。于是酒倾一石,筵...
  第二十二回 结婚
  丝垂络索,双行碧玉之钗。幅展蒙葺,十匹红罗之锦,盘堆象服。交映六珈,匣灿鸾书,平题八字。徐司马先至闽馆,与瘦菊同携聘礼至。盖仲堪暂假闽馆,而以步蟾主婚者,宫花乱舞,爆竹分喧,灯悬熠熠之光,球飐垂垂之彩。杨老礼服相迓,衣饰以外,媵以聘仪三百。于是酒倾一石,筵敞七重,水陆俱陈,笙歌竞奏。日晷过午,乃各尽欢而散。杨老则目笑转蓬,有惭冰玉,徐司马暨瘦菊复归闽馆。仲堪又以盛馔相饷,华堂富贵,福地神仙,闽馆中已敷设一新矣。
  二十九日破晓时,步蟾为仲堪祀神后。石太守命驾肃贺,未几徐司马亦踵武至,素非亲故之祥符县令,更来周旋其间。别驾也,参军也,下至贰尹少尉之属,均因太守故,先后赴闽馆。闲驰车马,满听喧阗,跄济冠裳,自然齐整。仲堪于步蟾外,别延同乡同年,四人为招待,而杨老已飞軿下降矣,宫花齐矗,小亸帽檐,蛮锦交叉。分萦衣袂,飞落花之朱盖,耀弱柳之青旂。仲堪辞诸人升舆去,石太守等亦次第兴,步蟾先迎后送,异常忙迫。闽馆事定,始往杨老处称喜。
  鸾笙凤管,一片嗷嘈,碧罽朱毡,四周温软。仲堪俟于庭左,而乐声又作,葱珩戛处,遥知佩玉之锵。花样翻成,新炫镂金之细,喜嫔步步扶珍娘出。裙拖六幅,水映潇湘,衣拂五铢,香回宫禁。面轻绡而作障,足寸帛以兜鞋。明月前身,天风吹下,旁观者咸啧啧称羡。孰知数十日前曾飘泊厕牏,迥翔囹圄者耶。珍娘转入庭右,傧相起赞,鸣钲者九,映名花而对舞,缀累叶以同辉,如此璧人,果然玉女。乃设座遥谒沈老夫妇,嗣遂双叩杨老,自徐司马以次,各相见以礼。烟云缥缈,送入仙乡,风月绸缨,催开阆苑。仲堪入房后,于花冠下远视珍娘,其艳丽较前突过数倍。
  珍娘与仲堪,平时固互供谈笑,以资欢乐者。至此转相对默默,意中殊觉自赧。杨老遣人促仲堪赴宴,而推诸首座。次徐司马,次瘦菊、步蟾,殿以杨老。司马曰:“五斗之醉,莫笑淳于,贰室之居,合依沩汭,杨丈向平之愿毕矣。仲堪君波平波起,获此美眷,后福正未有艾,而令媛之冰心峻骨,百折不回,殊足令人起敬。小人无往不福君子,今日仙娥车降,快婿槎迎,我辈相聚一堂,不识彼中人若何凄楚也。”杨老曰:“此事本出意外,亡荆仅遗此女。诡失诡得,天实为之。既适仲堪,余心窃慰,三日后仍拟回晋摒挡,以备南行。芡税菱租,桑畦麻亩,常为盛世老民而已。仲堪直俟榜发否,两老在堂,似宜早归为是。”仲堪方欲起对,闽馆役送汉口电信至,盖奚僮自名利栈发来者,电云勘到汉,款应否汇汴。庭谕挈眷归,勿待榜。仲堪交杨老阅后,亦曰婿作三日停,饯岳丈后,即雇一驼轿,一驴车去矣。汉有仆在,当为婿一一筹备。闽渐本邻省,将来常至衢兰铁轨衔接,自仙霞关而下,距杭嘉线不二三日,归宁亦良便也。瘦菊、步蟾笑曰:“三人来则同来,去将奈何?千里之行,敢附骥尾,一舸之载,殊妒鸱夷,仲堪恐不我许耳。”仲堪以步蟾文章冠绝,劝伊留汴,他日渡黄而北,无庸多此往还。射策丁年,标名甲第,或得与瘦菊相颃颉,徐司马亦颇为赞同,而诸人之行止俱决。
  欢声雷动,逸兴云飞。酒过半酣,徐司马等嬲仲堪入贺珍娘。仲堪先为珍娘辞,既乃一哄而进,珍娘裥浓茜染,袄簇花团,翠细蜚翘,丹轻融粉。司马先揖曰:“昔时唐突西子,幸弗见罪,今则仙人第一,已许状头矣。其能酬我一爵乎?”瘦菊继言曰:“朱仙镇之役,效劳者久,狂飚尽息,皓魄终圆,第二爵理宜酬我。”步蟾曰:“我系小辈,然代叔仆仆亟拜,亦不可不酬我一爵。”仲堪阴嗾喜嫔令珍娘执壶相敬,群言喧笑。且致谢词,瘦菊曰:“我记有新婚序一首,为沈嫂诵之,勿责我亵也。”乃曰:兰秀芝香,赋就茑萝之句。鸳衾雁币,订来山海之盟。红丝系定姻缘,冰斧伐成伉俪。瑶池开玉辇,灯烛交辉,阆苑动仙舆,笙歌迭奏。广寒仙子临凡,金屋阿娇出世。同心带绾,喜溢兰房。合卺杯交,春生玉液。佳人知此夜,红梅破玉,低首含羞。才子料今朝,丹桂生香,杨眉带笑。解开金扣,重重锦绣透花枝。露出冰肌,寸寸琼瑶依玉树。五色彩鸾并戏,九苞丹凤齐飞。阴阳会龙虎风云,上下开乾坤橐龠。向中原问鼎,击破琉璃。从赤壁鏖兵,冲开铁锁。秦关狭隘,曾当匹马先登,蜀道畸岖,岂止雄兵直进。入不毛之地,为歃血之盟。抵紫极之宫,开临潼之宝,始若聊城之劲,欲罢不能。既成玉门之冲,来者不拒。半推半就之意,独运中军,又惊又喜之情,恐闻邻国。樊姬有口,合吮樱桃。沈令分腰,早欷杨柳。心钩神饵,宜来色海钓秋波。性斧情斤,每向恩山樵夜月。寸阴尺璧,一刻千金。指杏脸而泣残,堕苔鬟而云散。烟回银管,鼎吐丹砂。此闻风月双清,巢栖鹦鹉;何处水天一色,池覆鸳鸯。
  珍娘闻此,几欲失笑。仲堪曰:“何苦恶作剧,汔可小憩矣。”徐司马与杨老闲话,约于三朝为仲堪贺且饯。别时容易,谁赋江淹,醉后佯狂,不胜阮籍。杨老既送司马,瘦菊、步蟾亦辞赴闽馆。仲堪嘱武贵料量内外,徐步入视珍娘。深靥两涡,回眸一笑,绣带锦裆之趣,短襟窄袖之情。小鬟为珍娘卸妆后,炉煨香茗,琖溢明膏,始忽忽出房去。仲堪悄偎半面,戏凭双肩,谓珍娘曰:“卿诚乐矣。”珍娘曰:“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仲堪展衾先入,珍娘亦从容易履,息檠掩帏,仅留所停红烛已耳。仲堪轻搂珍娘,珍娘偏闭目转面内向。曾记杂事秘本所载女莹事,有所谓胸乳菽发,脐容半寸许珠,又云阴沟握丹,火齐欲吐者,直不啻为新嫁娘摄影。而瘦菊所述新婚序,反觉露种种斧凿痕矣。珍娘至此,惺惺若小儿梦中啼,仲堪更贾其余勇,以尽盘马弯弓之技,而珍娘早从南柯子游。
  仲堪辗转反侧,不能成寐。时计仅指一时又半,因念奚僮在汉,必先以一电相复,俾仍赴信阳州相迓。度雨渍黄梅,阴遮绿树,别有一番景象矣。珍娘虽翼鹩目蹀,已慰旧情,而回忆九姓渔船,尚有重重公案,绣琴虽不逮珍娘。然参昴小星,躬襄筐笛,未尝不为珍娘分劳也。第自新婚燕尔,如鼓瑟琴,遽告此情,难免使床头人齿冷。姑俟淞滨小住,假道泉唐,彼美近情于我,能否眷眷。斯际曲陈婉述,或者我见犹怜。否则画虎不成,印鸿有迹,何必著此尘障耶?此机一定,睡魔即乘间而入,回顾珍娘,则鼻息调香,额痕熨汗,不觉与之俱化耳。余寒料峭,尚滞春寒,小雨如酥,黯云尚笼罩窗棂间也。仲堪揽衣推枕,珍娘亦相顾而起,小鬟旋进盥漱,珍娘促司栉者理发。仲堪出电译对码,云款止汇,将日行,速至信站候。由小鬟交武贵往拍,时已四月初一矣。闺房之乐,甚于画眉,仲堪果何修而得此。菂珠汤馥,菰米羹和,相对忘言,令人意远。仲堪以行期在迩,嘱珍娘好自收束。而亲向外厢陪杨老,杨老正携杖独步,看佣人扫除花径。及晤仲堪,则曰:“芭蕉叶大,听雨何妨,薛荔丝多,迎烟自若,此间颇有雅至。惜寓公草草,不能领略一二。”仲堪亦相与叹赏,而珍娘早携小鬟问安杨老。
  仲堪与珍娘,本非人间所恒有者。况又悲欢离合,备历诸艰哉。杨老临别赠言,欲仲堪远到高骞,弗遽作名士想,且谓沈林遗胤,仅恃一人。珍娘体质较羸,不妨旁置侍姬,藉助添香之役。料无狮吼来破谈禅。珍娘且对仲堪而笑,仲堪絮絮与杨老约,以今岁幸第,尚需赴燕朝殿。珍娘当秋晚来禾,否则明春仍作汴行。雪里梅花,应打桨于魏塘、伍塘间也。杨老亦言归晋。旬馀即赋渊明归去来辞,落拓一官,本如传舍,决不使北陇腾笑也。惟珍娘乍见旋别,不无枨觞,久不展老母墓,门前梅棘,将复何如。故订期尤为坚决,午餐既罢,先后归房,瘦菊、步蟾又联袂而至。盛称某班角色,树帜京津,今在汴北登场。已由全馆公车,醵赀为贺,并邀石太守徐司马诸公。吾闽盛事一时传诵,不可无此举以为纪念。仲堪愿肆筵设席藉款贺者。

标签:民国 徐枕亚 兰闺恨 
  本栏目还收集有以下小说:《野叟曝言》、《桃花鼓词》(桃花庵)、《肉蒲团》、《巫山艳史》、《花月痕》、《风月鉴》、《欢喜冤家》、《风流悟》、《风月梦》、《青楼梦》、《续金瓶梅》、《海上花列传》(青楼宝鉴、海上青楼奇缘、海上花)、《桃花影》、《灯草和尚》、《春闺秘史》、《僧尼孽海》、《梧桐影》、《春染绣塌》、《痴娇丽》、《灯月缘》、《绣屏缘》、《宜春香质》、《海上尘天影》、《闹花丛》、《浪史奇观》(浪史、巧姻缘、梅梦缘)、《醉春风》、《风流和尚》、《空空幻》、《碧玉楼》、《春灯迷史》(春灯谜史)、《春又春》、《载花船》、《鱼水谐》、《绘芳录》、《云影花阴》、《风流媚》、《鸳鸯阵》、《巫山蓝桥》、《伴花眠》、《捣玉台》、《海上尘天影》、《两肉缘》、《惊梦啼》、《海陵佚史》、《枕瑶钗》、《寐春卷》、《脂浪斗春》、《玉支肌》、《引凤箫》、《麟儿报》、《幻中游》、《燕子笺》、《蝴蝶媒》(蝴蝶缘、鸳鸯梦、鸳鸯蝴蝶梦)、《凤凰池》、《花影集》、《双和欢》、《锦香亭》、《醉红情》、《人间乐》、《清风闸》、《玉楼春》、《金屋梦》、《争春园》(三剑传、剑侠奇中奇全传)、《八段锦》、《百花野史》、《醒名花》、《蜃楼志》、《寻芳雅集》、《霍小玉传》、《莺莺传》、《武宗逸史》、《春梦琐言》、《五凤吟》、《媚娘艳史》、《春柳莺》、《平山冷燕》、《玉娇梨》、《赛花铃》、《八美图》、《灯月缘》、《怡情阵》、《龙凤再生缘》、《姑妄言》、《游仙窟》、《合浦珠》、《飞花艳想》、《春染绣榻》、《品花宝鉴》、《剪灯新话》、《醋葫芦》、《隔帘花影》、《品花宝鉴》、《如意君传》、《笏山王》、《金瓶梅传奇》、《杏花天》、《玉闺红全传》、《别有香》、《一片情》、《花神三妙传》、《桃红香暖》、《汉杂事秘辛》、《牟而钗》、《双奇梦》(金云翘传)、《欢喜浪史》、《三续金瓶梅》、《金瓶梅》、《载阳堂意外缘》、《章台柳》、《痴婆子传》、《闺门秘术》、《国色天香》、《听月楼》、《断鸿零雁记》、《泪珠缘》、《红楼春梦》、《花荫露》、《戏蛾记》、《断珠蕊》、《露春红》、《海棠闹春》、《花放春》、《柳花传》、《画眉缘》、《舞春云》、《酬鸾凤》、《浪蝶偷香》、《控鹤监秘记》、《枕上晨钟》、《素女经》、《金海陵纵欲亡身》、《浓情秘史》、《欢喜缘》、《玉梨魂》、《兰闺恨》、《春透海棠》、《后庭花》、《花飞香》(林兰香)、《换夫妻》(颠倒姻缘、谐佳丽)、《美妇人》、《巫梦缘》(恋情人、迎风趣史)、《怨春香》、《赵飞燕别传和赵飞燕外传》、《娘子军》、《清宫怨》、《剪灯余话》、《觅灯因话》、《熙朝快史》、《痴人福》、《钟情丽集》、《呼春野史》(传记玉蜻蜓)、《红楼遗秘》、《金瓶梅词话》、《四巧说》、《九尾狐》、《玉佛缘》、《十尾龟》、《雪鸿泪史》、《新刻玉钏缘全传》、《昭妃艳史》、《迷春径》、《呼春稗史》(传记玉蜻蜓)、《锦帐春风》、《蜜蜂计》、《枕上春》、《白门新柳记》。另外,更多精彩言情小说陆续登载中,敬请期待!
  如果您想阅读以上任何一部小说的话,只需要在本网的搜索栏中输入小说的名字进行搜索,相应小说的所有章节都会显示出来的。
上一篇:民国·徐枕亚·兰闺恨·第11---21回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评论

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淘乐网

  Copyright ? 2013---2018 淘乐传播有限公司对本站拥有管理权和所有权 联系方式QQ:754200824 邮箱:cnxc114@126.com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本网站免责声明:网站所有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和网友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内容侵权,请及时告知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帮助删除,谢谢合作!

豫ICP备15034738号-1 淘乐网官方微博